扬名“马刀队”-袁文才的英雄事迹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袁文才(1898~1930年),又名袁选三,1898年10月生于江西省宁冈县茅坪马源坑村一个农民家庭,客籍人。由于历史上的原因,宁冈土,客籍之间的矛盾十分尖锐,袁文才一家深受土籍豪绅地主的压迫和剥削。袁文才的父母,为了改变家庭这种不平等的社会处境,期望着儿子能成为一个读书人,以便将来扬名显达,为客籍撑门吐气。全家人平日省吃俭用,将刚满七岁的袁文才送进茅坪私塾馆里去读书,但毕竟是穷家子弟,常因难以支付私塾馆里的学费,学业时断时续。停学时袁文才就给家里放牛,帮助父母操持家务。
 
  少年时代的袁文才,由父母作主寻了一个童养媳。1917年,袁文才刚满十九岁,父母便给他办了完婚的酒席。新婚不久,袁文才的妻子便被茅坪世袭劣绅谢冠南的儿子给霸占去了,豪绅们讥笑袁文才说:“你袁选三读书,是牛牯读经书,将来肚子里有草无文!”袁文才受此人格污辱,满腔的仇和恨却无处申诉,他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要报仇雪恨!” 1919年,二十一岁的袁文才与谢梅香结婚。婚后,他胸怀壮志,在家勤攻苦读,1921年终于考进了永新县禾川中学。入学后,他生活俭朴,求知心切,十分用功,渴望学业早日成就。可是,事与愿违,第二年父亲突然病故,家中负债累累,生活十分拮据,不得已,袁文才只得中途辍学,回乡务农养家。
 
  袁文才中途退学后,又成了那些豪绅地主嘲弄的对象,他们挖苦说:“早就看得出于袁文本若能读书出人头地,我们家里的牛牯也会中状元公哩!”立志复仇的烈火,在袁文才的心中越烧越旺。
 
  一次,宁冈籍的官绅龙清海在南昌参加竞选江西省议长,拔了一笔经费到宁冈拉选票。豪绅谢冠南利用手中的权,力想独吞这笔经费。袁文才得知这一消息后,暗中作了准备,投票选举那天,他突然当众揭露了谢冠南的舞弊行径,弄得谢冠南当众出丑,狼狈不堪。袁文才首次反抗成功,声望顿增。此后,他常在公众场所为客籍人鸣不平。
 
  二十年代的中国,军阀混战连年不断,加上豪绅地主阶级的残酷剥削,广大的穷苦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为求得一线生路,湘赣边界各县山区的贫苦农民纷纷揭竿而起,组织各种绿林武装,走上了反抗官府和豪绅地主压迫的道路。军阀部队中的许多士兵也纷纷哗变,拖枪上山为匪。在此乱世时期,井冈山地区先后聚集有朱孔阳、唐光耀、杨佐山、马文林、罗冬生、王佐等为首的大小几十股绿林武装。他们都打着“杀富济贫“的旗号,四处“吊羊”谋生,使得平日那些作威作福的豪绅地主闻风平丧胆。在宁冈县境,离袁文才家乡不远的半岗山上,也活路着一股名叫“马刀队”的绿林武装,头领是当地的贫苦农民胡亚春。“马刀队”常去“吊羊”的对象,正是袁文才与之有深仇大恨的豪绅地主。他看到那些豪绅们一个个在“马刀队”手下落得人亡财空,打心眼里感到痛快。
  为实现报仇雪恨夙愿,血气方刚的袁文才,于1923年毅然上山,与胡亚春等头领对天盟誓结拜兄弟,参加了“马刀队”,充当“马刀队”的师爷,专为胡亚春等头领出谋献策。
 
  袁文才上山入伙,“马刀队”如虎添翼,“吊羊”活动更加频繁,使宁冈境内的豪绅地主寝食难安,惶惶不可终日。豪绅地主们与县府勾结,从外地请来一个营的军阀部队进驻宁冈,声称“进剿”井岗山,捉拿袁文才。一天,一个连的军阀部队闯进了马源坑,却不见袁文才的踪影,连长恼羞成怒,将袁家抢劫一空,杀鸡打狗,大吃大喝,尔后把袁文才的哥哥袁选通五花大绑押往县城。其中有一个喝得酩酊大醉的士兵,部队开拔时掉了队,他慌忙中误将袁家背木头的撑棍当枪扛在肩上仓促离去。这时,袁文才的嫂子下山回家,发现屋内留下一支钢枪。她立即将这支钢枪送上山交给了袁文才。那个酩酊大醉的士兵行至茅坪才归队,班长发现他背的不是枪而是一根木头撑棍,立即报告连长,连长率部返回袁家寻枪,恰遇袁文才的母亲刚从山上回到家里,他们找不到那支枪,便发泄兽性,举枪朝袁母射击,袁母当即惨死在地。
 
  袁文才的家被抄,哥被抓,母亲被枪杀,这铺天盖地而来的横祸使他悲痛万分。他横下一条心,把妻子和儿女一道带上山加入了“马刀队”,誓与豪绅、军阀拼个你死我活。后来,由袁文才的岳父谢益谦出面,经过多方周旋、花一大笔银元,才将袁文才的哥哥袁选通从狱中保释出来。袁文才这次上山后,担任“马刀队”的参谋长,在井岗山安营扎寨,占山为王,率领弟兄们昼宿夜行,声东击西,“吊羊”活动有增无减。1924年夏,他率领“马刀队”乘虚攻进宁冈县城棗新城,捣毁了县衙门,吓得那些大小官吏弃家逃命,土豪劣绅只得乖乖地按袁文才提出的要求交款赎命。当大批军阀部队闻讯赶来反扑时,袁文才早已率“马刀队”躲入深山密林,化整为零与敌人周旋,迫使敌人疲于奔命。从此以后,袁文才的“马刀队”远近闻名,威震宁冈。毫绅地主们被袁文才的“马刀队”吓得心惊肉跳,日夜不宁。
上一篇:袁文才打开山门迎红军 下一篇:李明瑞俞作豫纪念馆随记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