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文才打开山门迎红军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那是1927年10月初的一个晴朗的日子,柔和的阳光泻满了千峰万岭,人们还没觉察清凉,而叫人留连的井冈山的夏季已经悄悄地过去,可绿野平畴却已更换了它那浓郁的色泽。一大早,袁文才带着李筱甫、周桂春等几个农民自卫军头领,来到宁冈县大仓村中的石桥头上,等待着一位他们知其名而不知其人的重要人物。
 
  袁文才一直心神不定默默地站着,脑海里泛起了一件件往事:早年,地主豪绅的欺压盘剥,迫使他中途辍学,归乡务农,接着妻子又被恶绅霸占。家被抄、兄被抓、母被杀,弄得他走投无路,才横下一条心,上山落草,参加了绿林“马刀队“,与井冈山的绿林首领王佐结成生死之交!自此,他们一个在山上,一个在山下,互相配合。
 
  在那乱世之秋,他几经艰难,稳住了自己苦心经营的那支绿林武装。大革命运动的浪潮涌来,这支绿林武装被编为宁冈县农民自卫军,他也当上了自卫军的总指挥。不久,在龙超清等人的帮助下,他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没想到,云突变,恶浪压来,四处血雨腥风,大革命失败了。在一片“缴枪”的喧嚣声里,他义无反顾,遵照共产党的指示,与王佐率部配合安福县农民自卫军一举攻克永新县城,砸开监狱,救出了贺敏学、王怀等一大批共产党人,成立了赣西农民自卫军,当上了副总指挥。在极大鼓舞赣西群众革命热情的同时,也引起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恐慌。不久,一个团的敌兵从吉安追来,妄图一举扑灭赣西这团革命烈火。
 
  为保存实力,坚持斗争,他又与王佐率自卫军保护永新县委负责人王怀、刘真、贺敏学、贺子珍等人迅速撤出县城,回到宁冈、井冈山一带。可敌兵却穷追不舍,当地豪绅又搜罗二千多个亡命之徒,备带刀斧,来个“砍山剿匪”,妄图把他们逼入绝境。然而,他率自卫军在广大山民的掩护下,利用山高林密的天然屏障,将队伍化整为零,忽东忽西,或明或暗,神出鬼没,同敌人展开了一场打圈子、转弯子的游击战。巍巍群山中的峡谷、深涧、岗砰、嶂峦……到处都成了他们埋葬敌人的战场。
 
  一个多月的周旋,苦战,敌人终于撤退了。不过,他原拥有的一百一十支枪也只剩六十支了。为尽快整理好队伍,十几天前,他又把把队伍从井冈山拉到龙市整顿……
 
  想到这里,袁文才久久地凝视着跃上东山的太阳,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可是几天前那令人捉摸不透的一件事又涌上心头。
  那天,他坐镇龙市,突然有人米报:一支上千人的大兵,正风风火火从莲花向永新的三湾开来,看样子非进入宁冈境内不可。袁文才的队伍已是强弩之末,如再遇上一次追剿,那足以使他陷入“毫无还手之力”的境地。他立即把队伍从龙市拉回茅坪山里埋伏起来,随即又派人去三湾探听虚实,结果回报说,这是支打着工农革命军旗号,由共产党领导的队伍,领头人叫“毛泽东”!不几天,他又接到毛泽东写来的亲笔信,说是希望他同工农革命军合作,共同坚持革命斗争。毛泽东还提出要和他会面的要求,希望得到他的答复。毛泽东的这封信,真叫他喜忧掺半:如果毛泽东率领的这支队伍确实是共产党的军队而且还和他合作,那他就不再怕那些国民党反动势力了!然而,他毕竟是个走过一段坎坷道路的绿林首领,深信兵书上说的“兵不庆诈”的内涵,是真是假都很难说。是呀,大革命都失败了,到处都在捕杀共产党人,毛泽东何以还能领着上千人的队伍到这儿来呢?就算是共产党的军队,倘若他们常驻在这儿,会不会来个“大鱼吃小鱼”?倘若是路过此地,又会不会“借途灭国”?为了慎重,他决定作两手准备,先回信给毛泽东,约定10月6日在茅坪大仓村林风和家的吊楼上会面,随后又命令李筱甫、周桂春等头领在林家四周布下伏兵。一切安排妥当,这天一大早,他就来到了桥头,等待毛泽东的到来。
 
  太阳起升越高,大仓村越发显得山清水秀,从林家祠堂往外望去,一直可以看到那条拐进山嘴又被密林掩遮的小路。
 
  李筱甫突然打断了袁文才的沉思:“大哥,他们来了!”他抬头望去,只见五匹坐骑从山嘴小路上缓缓而来。他禁不住一阵紧张,用手按住插在腰间的短枪,眼睛紧紧盯着五匹马的后头,……五匹坐骑越走越近,他没发现“山嘴小路上有人跟来,更没见全副武装的队伍,心弦才算松了松,目光也传落到那些骑马人身上了。快到桥头,其中一个人率先下马,徒步朝他走来。这人身材高大却显单薄,面庞宽阔却瘦得颧骨高耸,蓄分头长发,衣服破旧,没带武器,步子迈得挺大却是一跛一拐。见此情景,袁文才紧张防范的心忽地松弛下来。
 
  就在袁文才这一刹那的情感变化中,那人已快步到了他的跟前,满目深情地伸出一双大手,“你就是袁总指挥吧?”袁文才措手不及,也忙伸出手:“你是…”那人放声大笑,“我是毛泽东!我们都没有食言,如期相会了嘛!”
 
  “欢迎欢迎!”袁文才笑了,请进村!”一干人马朝村里走来。
  毛泽东等五人被引进林家堂屋,登上吊楼。厅楼上的桌面上,早已摆放着一盘盘新炒的南瓜子、玉米花……袁文才亲自为毛泽东泡上了一碗茶。
 
  刚一落座,毛泽东见袁文才等人言语不多,各自的脸上略显古板,他便开门见山,侃侃而谈,从大革命失败到秋收起义受挫,从共产党的宗旨到革命军的任务,以及工农革命军南进湘南的意图,都一一地讲了出来,并说:“我们的队伍此次路过贵地,希望得到袁总指挥的支持与合作!”随行而来的宛希先补充说:大革命失败后,毛泽东同志在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上被选为临时政治局候补委员,是党中央专门派他来湖南领导秋收暴动,坚持武装斗争的。
 
  毛泽东的话,宛希先的补充,使袁文才悬在心上的那块石头落了地。特别是听到毛泽东是中央政治局的候补委员时,更显得有些后悔和不好意思了,他搓了搓手,负疚似的说:“毛委员亲自率队来我山村,我袁文才失礼了。”接着,他也把自己的身世和农民自卫军的遭遇如实讲了出来,还说:“大革命失败后,这一带党组织都遭到破坏,大家转入地下,谁也不敢露头,这下可好罗,有你来作主了!”毛泽东赞扬袁文才坚持革命斗争的勇气,他说:“我知道你们损失不小,但还是坚持下来了,还保存六十支枪,真不简单呀!现在我们再送一百支枪给你,请你立即深入到龙市去取。要尽快发展呀,没有武装,我们就吃亏啊!”说完,就让袁文长拿来纸笔,亲自开具领枪的批条。毛泽东的举动,更使袁文才喜出望外。他从毛泽东手上接过那张领枪的亲笔条子,赶忙走下楼来,命令李筱甫要不动声色迅速澈走布在林家祠堂周围的伏兵,派人去龙市背枪,还特地交待部下:“杀猪摆酒,为毛泽东接风!”
 
  丰盛友好的午餐之后,袁文才与毛泽东谈话十分投机,不知不觉日已西斜了。双方商定,毛泽东立即率工农革命军的大队人马开进茅坪休整,袁文才迅速在象山庵为工农革命军建立留守处。袁文才还特地派自己的贴身警卫李根勤做毛泽东的勤务兵,亲自护送毛泽东去琐坝上村养脚病。他对毛泽东说:我将立即把你们的情况告诉我在井冈山的老庚王佐。工农革命军在茅坪休整后,又继续开拔南进。行前,袁文才特地找到毛泽东:希望毛痒东不要离去。毛泽东告诉他,工农革命军一定会回来的。袁文才将一千大洋送到毛泽东手上,说:“这是我袁某的一点心意,给部队作个见面礼吧!”并再三请求毛泽东在适当的时候派些干部帮助他训练队伍。
 
  工农革命军行至酃县水口,毛泽东发现南进受阻,于是委派陈伯钧等四位干部先期返回袁文才部帮助工作。他自己亲自率部于10月24日来到井冈山大井村,同王佐会面。翌年2月中旬,袁文才与王佐的队伍升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二团,5月又编入红四军第三十二团,袁文才担任团长。从此,袁文才这支源于绿林好汉的武装,在共产党、毛泽东的领导下、驰骋拼搏在五百里井冈山上,为中国的第一块农村革命根据地的创立和发展,谱写着光辉的篇章。
上一篇:红三十三军政委杨克明的英雄事迹(二) 下一篇:扬名“马刀队”-袁文才的英雄事迹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