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施格:不想躺在父亲赵世炎的功劳簿上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1927年7月19日凌晨,赵世炎在上海的枫林桥畔被残酷杀害。据说他的头颅落地以后,身体却迟迟不倒,吓坏了刽子手们。第二年春天,他的妻子夏之栩生下了第二个孩子。在这个孩子一岁多的时候,党安排夏之栩带着她的两个孩子辗转来到莫斯科,安顿好孩子,她就义无反顾地回国继续丈夫的事业。直到1954年,赵施格才回到祖国,见到了离别20多年的妈妈,而他的哥哥赵令超却永远留在了那座寒冷的城市,病魔夺去了他年仅13岁的生命。
 
  2001年6月5日,北京魏公村钢铁研究院宿舍。
 
  乍一见面,赵施格就很不客气地说,所有的采访都带着框框,我不喜欢。我们立即被他的直率吸引住了。而他并不在意我们的惊讶,接着说,我生下来就没有见过父亲,关于他的一切都是听来的,我又能说出什么呢?我们和赵老的交谈散漫而费力,不仅由于他操着像老外那样蹩脚的普通话,更主要的是我们感兴趣的,他统统没有兴趣,我们认为很重要的,他认为并不重要。我们精心准备
 
  周恩来和邓颖超看望在莫斯科学习的烈士遗孤。前排左起为张芝明(张太雷之子)、赵令超、赵施格(赵世炎之长子和次子)、后排左二为郭志成(郭亮之子)。的采访提纲被他一举打乱了。这位从小接受苏式教育、和钢铁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老工程师,有着和他父亲一样特立独行的性格。
 
  跟赵施格交谈时间越长,他骨子里的这种独立的个性就表现得越明显。他说他13岁那年才知道他的父亲,那时他上五年级,他们的中文老师指着墙报上的照片说,这是你的父亲赵世炎,他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在上海领导工人运动,被反动派逮捕杀害了。我们赶紧追问他当时的感觉,他却摇了摇头。
 
  他跟全国人大委员长李鹏是表兄弟,两人有着相同的坎坷身世,他们的父亲都是我党早期著名的领导人,赵施格是遗腹子,李鹏三岁时父亲就牺牲了。五十年代,李鹏到莫斯科留学,学的是水电,施格学的是炼钢,他们的学校离得挺远,见回面要坐近一小时的车。那时,李鹏初来乍到,不通俄语,施格不通中文,哥儿俩连说带比划,真够费劲的,但施格还是从表弟那里了解到许多家里的情况。以后,他们先后回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都是年轻的工程师,但天各一方,很少见面。现在虽然一个是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一个是普普通通的工程师,但是一根细细的电话线就能把彼此的距离拉近。1996年赵施格病危住院,李鹏听说后,立即来到抢救病房,主治医生抬眼一看,哎呀,这不是李鹏总理吗?卫生间的下水道多日失修正在溢水呢,这可怎么办?医生慌得乱了方寸。李鹏笑了,对不知所措的医生说:那不是你的错。事后这位医生问赵施格:李鹏真是你家亲戚?赵施格说:是的,这很重要吗?
  第一次得到妈妈的消息,对于赵施格来说,这是重要的。妈妈还活着,这让他兴奋得夜不成寐。那一年,周恩来和邓颖超去苏联治病,到瓦斯基诺国际儿童院看望在此寄养的中国孩子,孩子们高兴得像放飞的鸽群,围绕在周伯伯和邓妈妈的身边。赵施格得到的是妈妈的一封信。当时,他们还没有中文名字,邓妈妈给哥哥取名赵令超,认作自己的儿子,周伯伯给他取名赵施格,发扬父亲施英的革命风格的意思。古稀之年的赵施格回忆这段往事依然动情。他说,当邓妈妈的手环抱住他的肩头,他突然觉得没有妈妈是痛苦的事。虽然他有妈妈,可是跟没有又有什么区别呢?
 
  邓妈妈捎来的夏之栩妈妈的第一封信,等于打开了赵施格关闭着的那扇亲情闸门。他开始盼望母亲的来信,母亲的来信是需要赶上某种机会的,而这种机会是很少很少的。几年以后,赵施格才攒下妈妈二三封来信。就是靠这二三封信的慰藉,一个孤独的灵魂在异国它乡徘徊了23个春秋,1954年他回来了,见到了离别20年的母亲,骨肉团聚,母亲说中文,儿子说俄语,中间夹个翻译,等于把亲情用筛子滤了一遍。
 
  短暂的3个月后,赵施格要到鞍钢安营扎寨了,母亲问他愿意不愿意去,赵施格说愿意。就这样母子两人简简单单两句话说完,又分别了。赵施格24岁就负责筹建并担任第二炼钢厂的副厂长,他像一名年轻工人那样冲锋在前。在短短的采访时间里,赵施格只能给我们讲一个例子,那是在第二炼钢厂里,上级指示要给他们厂送瓦斯,而瓦斯厂的厂长认为这事应该由第二炼钢厂的人自己送,这活很危险,闹不好瓦斯爆炸不仅要送命,还要送监狱。赵施格没有经验,那个瓦斯厂厂长有经验,可这家伙又不干,赵施格是个急性子,他决定自己干,正好他们厂有个老工人以前干过这个活,了解送气的程序。赵施格叫他干,他说他负不起责任,犹豫。赵施格果然地说:你干,我担责任,出了事故我赵施格去坐牢。老工程师说他保证送气安全,叫赵副厂长下命令。任务完成了,赵施格向那位老工人表示感谢。“我感谢了那位工人,可是没有人感谢我,我可是做了坐牢准备的,公司一点表示都没有,真不公平。”赵施格说到这里笑了。我们说你当时真的不怕吗?老赵说,“有点后怕。但我就是敢担责任,这一点可能像父亲。”他终于主动提起了父亲,这可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一句话。
 
  乐观,火热,敢挑重担。这就是赵世炎的性格。我们终于明白了赵施格为什么不愿意总说自己的父亲,在他看来,父母和子女完全是两码事,爹妈的功劳与他无关,他只能代表自己。这种独立自主的个性是他先天从革命家的家庭秉承而来的,更是他不平凡的经历练就的。
上一篇:夏之栩:果决的革命者赵世炎的妻子 下一篇:张太雷烈士的女儿张西蕾回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