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栩:果决的革命者赵世炎的妻子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赵世炎牺牲的当天晚上,有一位带草帽的神秘“来客”找到夏之栩(赵世炎之妻)把一张纸条递给她,那纸条上写着:“夏仁章(即施英)奉命斩决”。夏之栩努力控制自己,把纸条紧紧地攥住,眼睛勇敢地看着前方,“来客”说了很多,但是她脑子里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世炎牺牲了,世炎牺牲了,我要继续干下去。她镇静地送走了来客,冒雨跑出去找王若飞同志。她家里那个6个月大的孩子她已经顾不上了。她的母亲夏娘娘在凄风苦雨中为她和赵世炎的安危正在担惊受怕,她也顾不上了。她要先把这个不幸的消息报告给党。
 
  1927年7月2日,赵世炎被捕时,夏之栩就不顾个人安危跑去为王若飞送信。
 
  1928年春天,夏之栩生下了她和赵世炎的第二个孩子。第二年当这个孩子才一岁多的时候,夏之栩就跟一些同志去了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她把两个儿子带在身边,后来就把5岁的赵令超、3岁多的赵施格留在了苏联。她一回到祖国就被捕入狱,但是她不愿意把这个不幸带给母亲夏娘娘,所以,一直到她出狱回到上海凑巧跟夏娘娘在一个秘密机关工作,她这才把被捕的情况跟母亲说了说。母女俩人虽然在一个机关工作,但是在严格的纪律要求下,母女很少见面。有一个中秋节,夏娘娘托交通员给之栩捎来两块月饼,看到月饼,之栩才想起母亲,她问交通员母亲好吗?交通员说:娘娘很平安。之栩把月饼分给同志们吃了,可是她心里非常难过,她觉得她欠母亲的太多了。
  并不是果决的革命者的妻子就没有儿女情长。夏之栩首先是一个母亲,然后才是一个革命者。后来赵施格回国,虽然跟妈妈一个说俄语,一个说中文,沟通不太方便,但是只要母子在一起,夏之栩还是非常细心对儿子的生活工作问长问短。赵施格与母亲交流的不多,但是他的妻子马达跟婆婆有一段时间生活在一起,无话不谈。马达跟我们说她婆婆很慈祥,虽然建国以后,她曾历任武汉市委组织部长、秘书长、国家轻工业部办公厅主任、部长助理、副部长等职,但是在家里完全是个周到细致的主妇,也做饭,针头线脑拿得起放得下,织一手好毛线活。
 
  1968年赵施格在西南金属制品厂被错误地审查时,夏之栩派儿媳马达前去探望,儿媳临行前,夏之栩一再叮嘱马达:见了施格就说妈妈在党的生日那天,在天安门城楼上跟毛主席握手了。这是妈妈夏之栩细心入微的地方。果然赵施格听到妻子这样一说,心放下来了:看来妈妈现在境况很好,自己的被关押与父母无关。
上一篇:张闻天:真理在谁手里,就跟谁走 下一篇:赵施格:不想躺在父亲赵世炎的功劳簿上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