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士第将军“一个兵”的启示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周士第,黄埔军校一期毕业生,南昌起义中武装铁甲车队的副队长,创建晋西北抗日根据地,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军第一任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戎马四十年,陷阵何止千,敌人未灭净,斗志更强坚。”这是周士第作于1964年的《一个兵》。虽然他的战绩如此辉煌,但将军一直把自己当作一个兵,保持着低调的风格。
 
  1926年,叶挺独立团开赴湖南为北伐先锋,周士第率领第一营走在先锋的最前面,人称“北伐先锋的先锋”;在攻打汀泗桥、贺胜桥时,他身先士卒;在攻打武昌城时,他带头留下遗书,表达了为国捐躯的决心。1939年,他协助贺龙、聂荣臻发动黄士岭战斗,击毙号称日军“名将之花”的阿部规秀;在晋绥地区参与领导的“挤敌人”斗争,摧毁了日军一个又一个据点,挤走了侵略者,恢复了原有的老区阵地,被树为典范,得到毛泽东同志的表扬;解放战争中,协助徐向前指挥太原战役,率部用4个半小时攻入太原城,歼敌12.4万人,打破了阎锡山所吹嘘的“不可战胜”的神话。大西北战斗中,与“西北王”胡宗南激战5昼夜,全歼胡部4万多人,结束了胡宗南在大西北13年的反动统治。
  每当面对这些历史,低调的他总是很少提到自己,他的儿女们要帮他系统地留下些文字记录,并承诺不公开发表,但将军总是不许。解放后,组织上曾经安排他搬到大水车胡同,他过去一看,里面有假山有流水,便马上拒绝说:“这不是我住的地方。”即使在周士第的纪念馆处,也只是在小松树旁只立着一块牌,上书:“周士第将军骨灰安葬处”。这样做是为遵从了将军生前的一贯风格:低调、不麻烦别人。
 
  周士第,如此功勋的将军却是如此的低调!在社会发展的今天,这种低调应更令多少官员尤其是那些“最牛局长”们汗颜!
 
  当前有不少的官员,始终不能正确看待自己的位置和价值。在这些人的理念中,为官就是“领导”和“特权”的代名词,官员就是“高高在上”和“发号施令”的行为者。在他们的眼中,“官大一级就压死人”,对于比自己级别低的官员还“看不起,瞧不上”,更别提什么“贩夫走卒”的普通百姓了。在他们的理念中,本应该为民众办理和服务的事项,是自己的一种“特权工具”和“吃拿卡要”的“有效载体”。
 
  其实,“高高在上”而居,“权力在期”而用,只能是一种“愚蠢”和“短视”。试问,在特权的“弥漫中”,下属的“称赞”有几分是真?他人的“尊敬”有多少是诚?待到权力不在之时,剩下的只有冷漠、白眼、讥讽和嘲弄!低调才是官员为官的最基本的态度,越是位居高位,越是更需低调谨慎,小心翼翼。只有在位之时去真诚为民众着想,为民众办事,解民众之急难,低调谦和,才能得到民众发自内心的理解以及依靠自己人格而获得的长久尊重。低调不易,需要大智慧!
上一篇:外公周士第参加了南昌起义 下一篇:开国将帅周士第的故事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