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朱克靖同志(二)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三
 
  1945年冬,朱克靖随军北上山东,任新四军联络部长,新四军兼山东军区政治部联络部长(对外称新四军秘书长)。为了推迟内战的爆发,争取国民党内的反蒋力量,党派朱克靖去做郝鹏举工作。郝鹏举原是冯玉祥的副官,为人狡诈多变,大革命时期曾到苏联学习军事。1930年冯玉祥在蒋冯阎大战中失利后,郝投靠蒋介石,抗日战争中又追随汪精卫当了汉奸。抗战胜利后他摇身一变,当上了国民党淮海绥靖公署行政长官,参加进攻人民解放军的罪恶活动。他知道自己不是解放军的对手,为保存实力,对进攻解放军持消极态度。经过陈毅同志争取和我党强大的政治和军事压力,郝鹏举于1946年1月6日举行起义,宣布“退出内战,拥护民主”,部队改为华中民主联军,开到解放区内休整。党派朱克靖任华中民主联军政委。
 
  朱克靖和刘述周、康宁(朱克靖夫人)等同志一起到郝部工作,他们只带了十几个年轻干部和四名警卫员。朱克靖运用北伐时在第三军工作的经验,成立了教导团,培训中下级军官。他亲自上课讲革命人生观、政治经济学等政治理论,组织宣传队教士兵们唱革命歌曲,在官兵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1946年6月,蒋介石向解放区大举进攻,全面内战爆发。郝鹏举见势不利,暗地里和国民党军参谋总长陈诚联系。11月,蒋介石占领了张家口,叫嚣在三个月内消灭共产党,并对山东解放区实行重点进攻。郝鹏举开始秘密策划叛变,准备在新年期间行动。朱克靖及时将情况报告陈毅,使我党有了准备。陈毅借新年机会,把郝鹏举请到临沂,郑重告诫他:只有站在人民方面才有出路,投靠蒋介石不过是替蒋介石增加一个殉葬品;只要你们不公开投降蒋介石,不参加内战,我们绝不以一兵一卒相加。郝鹏举当面作了保证,还给毛主席、朱总司令打电报,而暗地里却在加速叛乱的准备。
 
  1947年1月,朱克靖和郝鹏举一起离开临沂回部队。临行时陈毅握着朱克靖的手说:“现在是敌人重兵压境,我们的部队集中在莱芜一带,准备大的战役,民主联军驻地鲁东南一带我军兵少力单,对郝鹏举能争取一分钟,就要争取一分钟,决不能打第一枪。”陈毅还关照朱克靖自己多保重。朱克靖明知此行凶多吉少,但是他义无反顾,坦然而去。他到郝部后马上召开党员干部会议,向大家讲清形势,分析了几种可能性。他用自己在1927年的亲身经历告诫大家提高警惕,准备随时应付突然的事变。
 
  1月22日晚,郝鹏举以商讨配合我军作战名义,通知朱克靖到其驻地开会。朱克靖意识到此行危险,为了争取郝部到最后一分钟,决定带四名警卫员赴会,其余干部由刘述周负责作应变准备。果然,朱克靖刚一进郝鹏举的院子,敌人就扑了过来。他知道自己走不脱了,就急忙喊后面的警卫员回去报信。同志们得到消息,立刻拿起枪来英勇自卫。郝鹏举怕遭受解放军的围攻,不敢久留,连夜指挥部队向蒋管区撤退,并派兵将朱克靖和秘书王宜生、总务科长刘永春先行送到海州,想以此向蒋介石邀功。
 
  郝鹏举的叛变行为激起我军复仇怒火。2月6日,我华野二纵在韦国清、张震指挥下,于白塔埠包围了郝部,经一夜激战,全歼叛军,活捉郝鹏举。陈毅愤怒地责问郝鹏举:“你为何要枪杀我派去的政工人员和扣押我的全权代表朱克靖呢?”叛徒郝鹏举后来受到法律制裁。
  四
 
  朱克靖被捕后,先后被关押在徐州、苏州,后被移送到南京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宁海路19号看守所。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是由臭名昭著的特务组织“军统”改组成立的,宁海路19号是保密局在南京的秘密监狱之一。朱克靖在狱中,表现出共产党人坚贞不屈的高贵品质。据与朱克靖同狱的难友记述,朱克靖在狱中生活很有秩序,每日手不释卷,阅读书报,坚持运动。他对难友讲“未失去自由,不知自由之可贵”,劝难友多运动,免得将来出去工作时候没有了本钱。他教青年难友读唐诗,讲解诗义和作诗方法。他经常把摊派在别人身上的事,像扫地、倒痰盂等都做了。同狱人对这位老资格的共产党高级将领由衷地钦佩。
 
  朱克靖入狱后,南京国民党当局在报纸上大肆宣传朱克靖的被捕,同时千方百计地对朱克靖进行劝降。国民党军政要人贺衷寒等利用同乡、同学、大革命时期的朋友关系,到监狱看望朱克靖,劝他改弦易辙,为国民党工作。朱克靖不为所动,说“叫我死,叫我回家种地则可,让我骂共产党,为国民党宣传,是痴心妄想”,“我的历史和地位,已决定了我今后的命运。”
 
  蒋介石还亲自出马,三次在总统府请朱克靖吃饭,由保密局副局长毛人凤陪同。蒋介石一口一个“老朱同志”,劝朱克靖到他这边工作,早日解脱牢狱之苦,并许以高官厚禄。朱克靖对蒋介石说:“我有两个生命,一个是肉体生命,一个是政治生命。我虽跨党从事革命,但我是为共产党打天下。现在我已成阶下囚,我宁愿牺牲我的肉体生命。我为共产主义理想奋斗了大半生,我不能牺牲我的政治生命。”蒋介石叹道:“你不听我的忠谏,你将后悔莫及。”朱克靖反问蒋介石:“如果蒋先生处于我目前的境遇,你将如何选择?”蒋介石无奈地说:“我肯定和你一样,忠实于我的政治生命,保持晚节。好吧,你我这是最后一次谈话了。”蒋介石劝降不成,特务头子毛人凤、叶翔之等又企图搞假记者招待会,由几个特务冒充记者,企图拍一张朱克靖在狱外便装照片,配以“欢迎中共朱克靖将军回归党国怀抱”的标题,刊登在中央日报上。朱克靖一到现场,就觉察出敌人的阴谋,他机警地以手掩面,使特务拍照不成。
 
  朱克靖身在狱中,内心依然关切地注视革命局势,关心陈粟大军的进展,关怀着同志家人。他每天读书看报,从国民党报纸反动宣传中分析解放战争的形势。他胸有成竹地对难友说,整个江南很快就要全部解放了。他写诗填词,抒发革命者的情怀:“伏枥托骅骝,不为恩仇,江南春意可全收。棋局从容经此日,宿愿方休。”表达了寄希望于我军健儿解放江南,以了革命宿愿。“风雨打牢墙,南冠客思长。寄衣人不见,日日依囚窗。”抒发对亲人的怀念。“此身早许国,被卖作楚囚。壮士非无泪,不为断头流。”表达了忠诚于共产主义理想和人民解放事业的革命者的高尚品格。1947年秋,朱克靖被国民党秘密杀害。
 
  朱克靖同志遇难五十年了。他追求真理,献身革命,勤奋学习,克尽职责,忠于理想,坚贞不屈的可贵品德,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上一篇:纪念朱克靖同志(一) 下一篇:曾日三,敢跟张国焘拍桌子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