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觉哉谈警惕“左”倾危害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谢觉哉是老资格的革命家,早年他在湖南“一师”代课,就与毛泽东相识了,后来他参加革命,深悉党内“左”倾的危害和顽固性,如他曾在日记中回顾了“苏区”时的“肃反”,十分痛惜毛简青、柳直荀、段德昌等的被冤杀,又曾回忆当时在湘南、湘鄂西、柳州等地的“左”倾暴动,手段竟有滥烧城市(大道两旁5里之内全部烧尽)、强迫群众当兵,以及“对党外一切打倒,对党内也谁都不信”等,他认为当时那些“左倾幼稚”者是“孩子气不懂事,敢于冒险,称里手,十多年来不知给了革命多大损失,我们不能原谅这些孩子们,因为他们闯祸太大又太多”,当然,其中也不尽然都是些“孩子们”,如夏曦等,喝过莫斯科的洋墨水,说起马克思主义理论是夸夸其谈,可谓是“左得可爱”的一些人,而这些人“爱护自己的错误比爱护自己的头还要紧”,谢老对他们深恶痛绝。后来就是到了陕北,仍然有“左倾”的遗风,谢老在日记中曾述及“反奸”运动中的“逼供信”、“反特”运动中的滥用群众运动方式、“反教条”运动中的动辄“戴大帽子”、“土改”运动中的政策偏差(如“地主不分地,富农分坏地”、“对敌人不讲手段”等),并且记录了一些例子,可谓难能可贵。谢觉哉简介
  谢觉哉在延安,职任边区政府秘书长和副参议长,因职务的原因,他特别关心民主、法制、统一战线等一些其实是长治久安的问题,加上自己的经历,所以他特别警惕在革命队伍中积蓄的那些“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等不良积习,他还认为:有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左倾”,是“表面上‘左’,实际常是过去‘右’的反动,也潜伏着将来‘右’的根子”。这些经验之谈,今天回过头去重新审视,不仅让人觉得特别珍贵,也不由让人感到历史代价的沉重了。
上一篇:李先念:贪污腐化是侮辱自己人格 下一篇:革命夫妻陈觉赵云霄的英雄故事一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