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元帅一生与书的不解情缘一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彭德怀2年私塾教育的两个版本
 
  1898年10月24日(农历九月初十日),彭德怀生在湖南湘潭县一个叫彭家围子的小村庄。关于彭德怀小时候接受学校教育的记述有两个版本,一个是美国进步作家埃德加·斯诺《红星照耀中国》一书,书中关于彭德怀学校教育的记述是:
 
  “彭自己的家庭是富农,他的生母在他六岁那年就死了,父亲再续,后母恨彭,因为他总使她记起彭的生母。她把他送到一所旧式的私塾,在那里,老师经常打他。彭表现得很有能力维护自己的利益。有一回挨打时,他抄起一条板凳摔了过去,然后逃之夭夭。这位老师去当地公堂告他,后母就把他赶出家门。彭德怀简介
 
  他父亲对这场争端漠然处之,但为使妻子息怒,他把这个摔板凳的年轻入送去由他婶母抚养,彭很喜欢这位婶母,她把他送进一所新学堂。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位‘激进’的教师,他不相信孝道。有一天,他正在公园里游玩,这位老师走了过去和他坐下来聊天。彭问他是否孝敬他自己的父母,是否认为彭应该孝敬他。老师答道就他自己来说,他不相信这类鬼话,小孩是父母在寻欢作乐时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就象小德怀到公园里寻欢作乐一样。
  ‘我很喜欢这个观点,’彭说,‘回家时,我就跟我婶母提了起来。她被吓坏了,第二天她就逼我退学,躲开这可恶的‘外来影响’。我祖母把我们大家都视为她的奴隶,她是个烟瘾十足的鸦鬼。我讨厌那气味,有天晚上,我忍无可忍,爬了起来,一脚翻了炉子上的一盘烟膏。她大发雷霆,召集全家族会议,列数我一长串罪状,要求把我溺死,最主要因为我是个不孝的孩子。
 
  ‘家族准备按她的要求执行时征询我父母的意见,我后母说该死,我父亲说既然是家族的意愿他不反对。但我的舅舅站出来痛责我父母没有教育好我,他说那是他们的罪,不应该是孩子的责任。’
 
  ‘我的命总算没有丢,但我不得不离开家。那时我九岁,正是冷的十月天,我除了一身衣裤之外别无他物,我的后母还想剥我的衣裤,但我证明那不是她的,是我生母给我的。’
 
  彭德怀就这样开始了大千世界的生活。最初他找到一份放牛活计,接着又去当挖煤工,在矿上一天要拉十四个小时风箱,没完没了地干活使他厌倦,他从煤矿跑了出来,去做一个鞋匠的徒弟,每天工作十二小时,但得不到工钱。”(《红星照耀中国》,河北人民出版社1992年6月版,第216-217页。)
  我翻阅了其他一些文献,发现斯诺书中所写的可能有误,1959年,庐山会议上,彭德怀被冠以“右倾机会主义”、“反党”、“反社会主义”等罪名。“文革”时期,彭德怀长期接受“专案审查”,1970年,他所写的自传式“交代”材料,后出版被称为《彭德怀自述》一书,彭德怀在书中记述道:
 
  “我是一八九八年(戊戌年)旧历九月初十日出生于一个下中农家庭。家有茅房数间,荒土山地八、九亩。山地种棕、茶、杉和毛竹,荒土种红薯、棉花。伯祖父、祖母、父母亲并我兄弟四人,八口之家,勤劳节俭,勉强维持最低生活。
 
  我六岁读私塾,读过《三字经》、《论语》、《大学》、《幼学琼林》、《孟子》,余读杂字一《百家姓》、《增广》。八岁时母死、父病,家贫如洗,即废学。伯祖父八十开外,祖母年过七十,三个弟弟无人照管,四弟半岁,母死后不到一月即饿死。家中无以为生,先卖山林树木,后典押荒土,最后留下不到三分地。家中一切用具,床板门户,一概卖光。几间茅草房亦作抵押,留下两间栖身,晴天可遮太阳,下雨时室内外一样。铁锅漏水,用棉絮扎紧,才能烧水。衣着破烂不堪,严冬时节别人穿着棉衣鞋袜,我们兄弟还是赤足草鞋,身披蓑衣,和原始人同。”
上一篇:薄一波在玉泉山的日子 下一篇:王震与《北大荒人》的不了情缘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