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英:有些事到死也不会忘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人物简介:傅英,男,1923年6月出生,河北博野人,1943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勤学院学术部原研究员。
 
1938年6月,傅英加入吕正操领导的人民自卫军,同年8月,人民自卫军纳入晋察冀军区领导。1942年5月,日军华北方面军对我冀中发动“五一大扫荡”,傅英带领战友同敌人展开殊死搏斗,两个月内激战多次,终因寡不敌众,身负重伤,昏迷战场,后被百姓营救。朱德简介
 
傅英先后被授予三级解放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
 
我是穷孩子出身,打了几年日本鬼子,真谈不上有什么英雄事迹,就是个普通的兵。现在90多岁,身体还行,就是记性不太好。不过,有些事到死也不会忘。
 
小时候家里穷,起初参军就是为了吃饭,革命的理念是受了党的教育后才知道的,但打日本鬼子一直是我的心愿。当时,在晋察冀地区,日本鬼子实行“三光政策”,对老百姓百般蹂躏,我曾亲眼见过日本军人的兽行。他们将一个村围起来,从村民中找出几个年轻漂亮的姑娘进行强奸。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被日本鬼子祸害了一遍又一遍,她凄惨的喊叫声至今犹在耳边。
1938年,我参加了吕正操领导的人民自卫军,后来纳入晋察冀军区领导。1942年5月,日军华北方面军对我冀中发动“五一大扫荡”,部队化整为零,进行游击战,我被任命为游击队长。为了保存实力,在实践中大家总结出了“敌进我进”的斗争策略,敌人进行扫荡时,部队就进入敌占区,这样“灯下黑”敌人不容易察觉。我们白天休整,晚上出去做宣传、组织抗日活动。为了行动方便,我们还把长枪的枪托锯掉,以便随身携带。
 
当时的对日斗争确实很艰苦,就武器装备来说,跟日军根本没法比。他们端的是“三八大盖”,我们有个“湖北造”或“水连珠”就不错了。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随着战争的继续,我们从日军那里缴获的武器也越来越多。最早的时候,他们一个小队就能打着我们一个团跑,后来我们一个中队跟他们一个中队打起来也不吃亏。这里面有武器装备的原因,也有士气的作用。我们进行的战争是正义的,人心所向。
 
最过瘾的事就是烧炮楼。日本人为了加强控制,在华北地区强征劳工,大兴土木。当时有句俗话叫,“抬头是炮楼,迈步上公路。”但敌人能修,我们就能烧。不论是强攻,还是智取,每次把炮楼点着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种为乡亲们报仇的快感。
战争中,牺牲是不可避免的。为了打日本,很多人都参了军,冀中地区基本上每个村都有烈士。我们村有一个叫芦照龙的开明绅士,家里生活不错,为了抗日仅有的两个儿子全参了军,都在战斗中牺牲了。胜利后,老先生见了我含着眼泪说,你小子命真大,我两个儿子加起来都不如你命硬。我说,日本鬼子被打跑了,以后我给你当儿子。为了抗日,牺牲的战友真的太多了……
 
其实,这场战争不但给我们带来了无尽的伤痛,也同样给日本人民带去了不幸。记得在一次战斗中,几个日本兵被我们包围了,虽然他们拒不投降负隅顽抗,但最终还是被我们俘虏。经过了解,因为这场战争,他们在日本的家人生活也非常艰难,他们打心眼里不愿打仗。后来在说服教育下,他们幡然醒悟,参加了冈野进组织的“反战同盟”,给我们做翻译,还帮我们向日军喊话。
 
八年抗战,我们经历了太多,也失去了太多。虽然已经过去多年,但那段历史我们必须永远铭记。以前,每到清明、八一,我都会到八宝山或老家的烈士纪念碑祭奠战友,跟他们说说话。现在老了,走不动了,只能在心底默默遥祭。牺牲的战友,曾经的日子,至死不忘!
上一篇:怀念敬爱的薄一波同志 下一篇:董老爱书法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