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安澜远征抗战血洒缅北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中国远征军出国作战是抗战史上传奇悲壮的一页。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与日军交锋数十次,先后取得同古战役、仁安羌战役等重大胜利,给日军以重创,壮我军威,扬我国威。戴安澜作为第200师师长,率部参加了最为激烈的同古保卫战和棠吉攻击战等战斗,战功卓著,但身受重伤不治,血洒缅北丛林。
 
我的父亲戴安澜,幼时家境清贫,酷爱读书,1923年考入陶行知先生创办的安徽公学学习现代文化科学知识。1924年5月,在叔祖父戴端甫的召唤下,与同乡青年到广东,投考孙中山先生创办的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因体能不合格,遂入伍生队,同年12月入第三期。在校期间参加东征,毕业后参加北伐。
 
卢沟桥事变前后,父亲长年在华北抗战,参加了漳河、漕河阻击战及敌后游击战等诸多战役。1938年在台儿庄大战中因战功卓著父亲被晋升为国民党第89师副师长,后参加武汉会战。1939年1月,升任中国第一支机械化部队——第5军200师师长。同年12月奉命参加桂南昆仑关战役,与友军共同苦战一月,全歼日军第5师团第12旅团,击毙日军前线指挥官第5师团第12旅团旅团长中村正雄少将,写下了抗战史上辉煌的一页,各报记者在国内外报刊上报道大战经过,盛赞父亲颇具北宋大将军狄青的风度。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应美国和英国的请求,1942年年初,中国组建了中国远征军开赴缅甸。父亲奉命率200师作为中国远征军的先头部队赴缅参战,“扬威国外,藉伸正义”。1942年3月8日,作为远征军先遣部队的第200师星夜赶到同古。这是一座位于缅南平原的小城,距缅甸首都仰光260公里,扼公路、铁路和水路要冲,战略地位十分突出。此时的英缅军,在日军凌厉攻势下,不断溃退。200 师到达后,接防同古,掩护英军撤退。
19日,追击撤退英缅军至皮尤河西岸的日军,率先与防守同古的第200师先头部队接火,歼灭数十人,给日军一个下马威。
 
21日,同古城北的永克冈机场被日军占领,守城的200师后路被断。200师及时调整防守阵地,在色当河西,部队收缩,从同古城的北西南三个方向与日军对峙,师部在色当河东扼守撤退通道。此时后方援军迟迟不到,200师处于孤军奋战的态势。23日战斗更趋激烈,父亲决心与阵地共存亡,他在给母亲的遗书中写道:决以牺牲全部,以报国家养育!为国战死,事极光荣。同时父亲宣布:“各团营坚守阵地,如果师长战死,以副师长代之;副师长战死,参谋长代之;团长战死,以副团长代之:副团长战死,参谋长代之……以此类推,各级皆然。”
 
28日夜,日军派出一股部队突袭200师司令部,父亲手提一挺机枪,率部与日军作战,形势危急。后在同古城内二个连援兵的夹击下,师部才化险为夷。为避免全师被聚歼,30日晚,在第5军军长杜聿明的命令下,同古守军主动战略撤退。同古一战,第200师以高昂的斗志与敌鏖战,仅9000人的队伍,竟抗击两万多日军达12天之久,以牺牲800人的代价,打退了日军20多次冲锋,歼敌4000多人,俘敌400多人,使日军遭受了南侵以来的第一次重大挫败。这也是远征军入缅作战的首次胜利,大长了中国军队的军威和国威。
 
4月7日上午,时任盟军中国战区总司令的蒋介石乘飞机抵达缅甸眉苗,与中国战区参谋长兼中缅印战区美军司令史迪威将军一起,会见杜聿明、戴安澜等远征军将领,研究作战部署。在眉苗,蒋与远征军将领商定作战方案,父亲在会上报告同古作战经过,并提出要举行一场大会战,狠狠打击日寇,以扬我国威军威,他的意见得到了赞同,确在平蛮纳举行会战。会前,蒋召见我父亲,留宿住地,第二天会议结束后,留父亲共进午餐。
然而此时,英军已无斗志,作好了全面向印度撤退的打算,4月中旬,在仁安羌英军一个师7000余人遭日军二个大队的包围,毫无斗志。孙立人师长的38师刘放吾团前去驱逐日军,英军得以安全。但英军对平蛮纳会战不但不予支持,反而向史迪威报告在乔克巴当发现3000日军,指明要200 师前去打击。杜聿明认为当务之急要防守棠吉,以免远征军后路被截断,并认为此情报不真,因为乔克巴当在仁安羌以北,孙立人已将日军击退,在其后方出现这么多日军,他不会不知道。但史迪威坚信英军情报,并直接命令200师向与棠吉相反的西部攻击,经过二天行军,并未发现日军。200师转向向东防守棠吉时,日军已攻下棠吉,主力继续向北,由下一部分兵力防守棠吉。200师先西后东,但将士们不畏劳累,于4月24日一夜之间攻克棠吉,然而此时局部战斗的胜利,无法遏止整个缅甸战场上中英盟军疾速溃败的车轮。日军分兵已到达中国与缅甸边境的腊戍、密支那,将中国远征军的退路给截断了。这时中国远征军处于艰难的境地,史迪威将军决定带领他的参谋团向西往印度撤退,远征军的指挥交给罗卓英。无奈之下,杜聿明率22师、96师向北进入野人山——原始热带雨林,父亲率200师在东面,向北要经过5道封锁线才能回国。根据郑庭笈的回忆,5月18日,第200师撤退通过最后一道封锁线西保到摩谷公路时,遇敌第56师团的两个大队兵力,父亲在混战中负伤,胸部和腹部各中一弹。第599团团长柳树人和第600团副团长刘杰阵亡,遗体都没有找到。后部队经过休整,从朗科突围。
 
当时缅甸已入雨季,父亲终日躺在担架上,雨淋日晒,又缺医少药,伤口已经化脓,到了5月26日下午7时,父亲在缅甸茅邦村殉国,年仅38岁。临终前,参谋长周之再、步兵指挥官郑庭芨问:师长,我们下一步怎么办?父亲此时已无力回答,示意他们拿出地图,在图上指出,在茅邦北莫洛过瑞丽江,在南坎、八莫间穿插回国,说完让士兵扶他起来,向北方祖国深情地一望。父亲没有提及过孩子、夫人,没有留下一句安排后事的话。200师在父亲指出的路线下于6月初回到了国内。
 
父亲牺牲后,工兵赶制棺材,夜间将父亲遗体入殓。29日,因天气炎热,父亲遗体流脓水发臭,师部研究决定火化,将火化后的遗骨用绸布包好,装在木箱里,送回国内。据第200师野战医院中校院长李颖回忆说,“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我和几名医护人员给戴将军换穿上干净的军衣。我们把砍伐的树木劈成段儿,堆积起四五尺高的柴垛,然后把将军的遗体放置其上。”
 
母亲王荷馨见到父亲的家书时,也见到了父亲的遗骨。这封家书中,父亲提到,“你们母子今后生活,当更痛苦。但东、靖、篱、澄四儿,俱极聪俊,将来必有大成。你只苦得几年,即可有福,自有出头之日矣,望勿以我为念。我要部署杀敌,时间太忙,望你自重,并爱护诸儿,侍奉老母。”
 
第200师回到云南保山后,师部派人打好棺木,重新装殓了父亲的遗骨,并派一个排的兵力,护送父亲的灵柩回昆明。灵车上,赫然竖起一根高高的竹竿,竿首高挑着父亲殉难时的血衣。
 
广西全州,当时是父亲所在第5军的驻地。1943年4月1日,国民政府在广西全州举行全国公祭戴安澜大会,全国各地派代表前往祭奠,共有万余人参加。国共两党领导人、社会各界人士纷纷撰写挽联、挽诗、挽词。毛泽东题写挽词:“外侮需人御,将军赋采薇。师称机械化,勇夺虎罴威。浴血东瓜守,驱倭棠吉归。沙场竞殒命,壮志也无违。”周恩来题写了挽词:“黄埔之英,民族之雄。”蒋介石的挽词是:“虎头食肉负雄姿,看万里长征,与敌周旋欣不忝;马革裹尸酹壮志,惜大勋未集,虚予期望痛何如”。美国总统罗斯福也曾评价:“戴安澜将军于1942年同盟国缅甸战场协同援英抗日时期,作战英勇,指挥卓越,圆满完成所负任务,实为我同盟国军人之优良楷模。”
 
父亲一生为国,为人正气,作战有方,功勋卓著,他为什么会这样?杜聿明将军作为父亲的同僚,曾在抗战胜利后一篇纪念父亲文章中写过一段话,或许真切地道出了其中的原委。“然环观国内,其能戎务倥偬而犹予不释卷力求精进者都有几人?其能于练兵带兵之道悉心体贴而予改进者有几人?其能身先士卒冒险犯难公而忘私赴义恐后者更有几人?海鸥(注:父亲自号海鸥)之功勋事业,吾人仅见其始,而未得见其终,倘能永以天年,则其贡献于党国者为何如乎?海鸥之死自其个人言之,壮志未竟,愤恨以终;自国家民族言之,其损失之大决非吾人所能想其万一。”
上一篇:记我的姥爷郑廷珍战斗和牺牲在忻口 下一篇:陈正湘指挥炮兵击毙日军“名将之花”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