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治中两次在沪抗击日军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张治中率国民党第5军与第19路军共同抗敌。时隔五年之后,1937年八一三事变之后淞沪会战,张治中又率第9集团军参战。两次在沪抗击日军,虽然惨烈,却都打出了中国军队的英勇无畏,打出了中国人的不屈不挠。
一·二八淞沪抗战主动请缨
 
1931年9月,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制造九一八事变,侵占中国东北地区。1932年,日本关东军为掩护炮制伪“满洲国”傀儡政府的阴谋,在上海挑起事端。1月18日在日本驻沪陆军武官田中隆吉、日本间谍川岛芳子的阴谋策划下,在上海引翔港(今双阳路)上海三友实业社门口发生了一起日本僧人遭殴打事件。19日,日本驻沪总领事村井仓松向上海市政府提出严重抗议,并威胁要出动日本海军陆战队对付突发事件。20日凌晨,一批日本浪人焚烧了上海三友实业社,并打死打伤前来阻止的公共租界华捕。26日,日本政府增派“能登吕号”航空母舰等军舰抵沪。同日,日本驻沪总领事向上海市政府提出最后通牒,要求在28日下午6时之前必须给予满意答复,否则日本海军将自由行动。28日午夜,日军4000余人以装甲车开道,分数路向闸北天通庵路、虬江路、横浜桥等地进攻。驻防于这些地区的第19路军奋起反击,一·二八淞沪抗日的战幕惨烈揭开。
 
而此时已经退职下野的蒋介石获知事变颇为意外,他在日记中也曾记载:“闻昨日对上海日领事要求已承认,彼已满足,且表示傍晚撤兵,何乃至午夜又冲突也。”同时,蒋介石判断“倭寇必欲再侵略我东南乎,我亦唯有与之决一死战而已。”由此看来蒋介石对上海局势也非常担心。于是在2月初,蒋介石在浦口会晤我的祖父张治中。
 
祖父向蒋介石请战:“我们中央的部队必须参加淞沪战斗才好,如果现在没有别的人可以去,我愿意去。”
 
蒋介石回复:“很好。”
 
蒋介石马上让何应钦调动散驻在京沪杭的第87师、88师、中央教导团,合编为第五军,任命我的祖父为5军军长兼第87师师长,率部开沪参战。
 
在淞沪抗战第19天后,祖父带着部队走向抗日的战场。此时,我父亲张一纯刚出生只有两个月,祖父离别襁褓中的孩子和刚坐完月子的妻子, “决心战死沙场,以誓死的决心走上抗日前线”。祖父还说:“因为这是一次反抗强暴的民族战争,也是我生平对外作战的第一次,我必以誓死的决心,为保卫祖国而战。我知道:一个革命军人首先要具有牺牲精神,而牺牲精神又必须首先从高级将领做起。这一役牺牲是应该的,生还算是意外的了。”出发前,祖父写下了遗书交给挚友陆福廷。
 
祖父自2月18日率第五军进驻刘行镇,接替19路军部分防地开始,日军在吴淞、江湾、闸北发动全线进攻,中国军队奋力反击,连日激战。至月底,中国军队坚守防线。日军久攻未能得手,再次增兵和改换主帅。2月23日,日方决定重新编成上海派遣军,由前田中内阁陆相白川义则大将任上海派遣军司令官,并率第11师团、第14师团前往上海。2月28日,白川义则率援军四万到沪,日军在沪投入的总兵力近八万人,几乎是中国军队的2倍,其装备也远优于中国军队。3月1日,日军出动军舰20艘、飞机80多架、步兵万余人攻击中国守军防线侧背的浏河杨林口,并登陆成功。国军在苦战月余,后援不继,侧翼受攻的情况下,自吴淞、江湾、大场、庙行、闸北、真如全线后撤,退至嘉定、黄渡、太仓一带第二道防线。3月3日,国联决议要求中日双方停战。4日,日军向嘉定、太仓、黄渡进攻,被中国军队击退。6日,19路军通电遵国联决议停战。日本方面也因全面发动侵华战争的准备不足而表示停战。一·二八抗战的军事行动至此停止。
 
4月29日,侵华日军司令官白川义则在虹口公园被朝鲜志士炸伤,至5月26日死亡。5月5日,《上海停战协定》签字。一·二八淞沪抗战宣告结束。是役,19路军和第5军在人民支援下浴血奋战,经历了数十次大小战斗,人人视死如归,奋勇杀敌,其英勇壮烈的事迹,足以惊天地而泣鬼神。祖父也是亲自上阵,不避枪林弹雨,指挥广大官兵在庙行、浏河和葛隆镇等地浴血奋战,屡挫强敌。尤其在庙行一役,由于祖父指挥得当,并“亲率教导总队赴八十八师指挥策应”, 结果将日军第9师团和久留米混成旅团的精锐歼灭殆尽,庙行、江湾间,敌尸堆积如山,达三四千具之多。中外报纸,也一致认为此役是沪战中我军战绩的最高峰。
 
淞沪抗战期间,中国军队屡挫强敌,迫使日军三易主帅,是侵华遭受九一八事变以来最沉重的打击。中国军队的英勇表现,给西方人和国际社会留下了深刻印象。
八·一三重上淞沪战场
 
1936年2月,南京国民政府为了准备对日作战,规划了全国的几个国防区,祖父奉命兼任京沪区的负责长官。设秘密机构于苏州留园,展开了国防工程的考察以及民众民团的组训。派出了一批又一批专业人员到淞沪钱澄一带实地测量绘制地图,侦察上海日寇的布防。
 
1937年7月,日军在大举进攻平津的同时,向上海方面集结兵力,战事有一触即发之势。七七事变以前,祖父正在青岛养病,忽闻卢沟桥战事起来,即于第二天拒绝医生的劝告,径返南京,接受京沪警备司令官的职务。8月1日,祖父以京沪警备司令官名义发布《告淞沪将士书》,略谓:自甲午以来,日军蹂躏我主权,占领我国土,荼毒我同胞,逞其淫威,肆无忌惮。九一八之血迹未干,一·二八之屠杀顿起,长城之役甫停,察绥之变旋作。近复驱师启衅,扰我平津,图占冀察,然后侵我中原。中华民族含垢忍辱,创巨痛深,几难终日。时至今日,非抗战无以图国家民族之生存。全面应战之烽火高燃,舍身报国之良机已至!雪恨歼仇,此其时日;本司令官誓以“我死国生”之决心,与同生死共患难之全体袍泽,枕戈待旦,磨砺以须,同仇敌忾,百折不回,投身于必获最后胜利之神圣抗战!
 
“这次在淞沪对日抗战,一定要争先一招”。这是祖父常和人谈起的观点。7月30日祖父也向南京政府郑重提出了这个意见。南京政府回复并且同意了“应由我先发制敌,但时机应待命令”。
 
8月9日,日本海军陆战队中尉大山勇夫率水兵一名,乘汽车要强行闯入上海虹桥军用机场,越过警戒线。中国守军命其停车,他们置之不理,并且开枪打死中国守军一人。中国守军开枪还击,将二人击毙。日方遂借口“事态恶化”,在黄浦江及长江下游浏河口以下各港口集合舰艇30多艘,并派遣海军陆战队3000多人登陆。同时,还无理要求中国方面撤退保安部队,拆除防御工事。
 
战事迫在眉睫。爷爷命令上海各部队作好战斗准备,自己亲率第87、88师于11日午夜由苏州、无锡急赴上海。八月十二日,南京统帅部命令以87、88、36、56、61、98、11等七个师组成第九集团军,爷爷为第九集团军总司令,负责淞沪战场左翼阵地;另以55师、57师和独20、45旅、炮2旅等部组成第8集团军,张发奎为集团军总司令,负责右翼阵地。
 
当时,爷爷攻击筹备工作已经就绪,准备于13日拂晓强袭日军阵地,歼其主力,控制上海。但却接到南京统帅部命令“不得进攻”。原来蒋介石仍对国际调停抱有幻想,以致坐失良机。13日下午,日军从容部署后,以租界为依托,向闸北发起猛攻,我军奋起抗击。14日,敌我双方在反复争夺沪江大学、八字桥、持志大学等据点和敌海军司令部的战斗中,伤亡惨重,我方旅长黄梅兴以下1000余人为国捐躯。但是,各师多有进展,战局对我有利。此时,又接蒋介石密令:“今晚不可进攻,另候命令。”17日拂晓,爷爷再次下达全线进攻命令,并亲往炮火纷飞的前线督战。正当进攻顺利发展的时刻,又接蒋介石第三次“停止攻击”的命令。这三次停攻命令,严重挫伤了军队的锐气,给日军以补充增援的机会。从22日深夜起,日军14个步兵旅团,分别在川沙口、吴淞口登陆,形势严峻。倘日军抄到自己的侧后方,形成包围之势,后果不堪设想。爷爷决心亲往前线指挥,挽救危局。23、24日两天里他冒着敌人猛烈炮火,日夜奔波,指挥作战。战争开始以来,他几天几夜未曾合眼,身体虚弱到走路都需人搀扶,仍坚持不下火线,终于使战局得以稳定。但是,蒋介石因打电话到第9集团军司令部找不到人,就大加训斥而且将其所辖的主要部队拨给别人指挥。他只好被迫辞职,怀着悲痛的心情离开上海。
 
离沪后,11月4日,日军从杭州湾登陆,使中国军队侧背受敌。蒋介石于11月12日仓促下令全线撤退,上海沦陷,历时三个月的八·一三淞沪抗战以失败而告终。但是,爷爷在这次战役中所作的贡献和他的功绩,将永载史册。
上一篇:记祖父赵登禹的抗战事迹 下一篇:记我的姥爷郑廷珍战斗和牺牲在忻口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