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祖父赵登禹的抗战事迹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喜峰口夜袭战,赵登禹率29军“大刀队”血洗日军,全国皆知。两次“张北事件”中,以浩然正气威慑日军,维护我民族尊严。卢沟桥事变后,奋勇抗敌,不幸继佟麟阁将军后壮烈殉国。
 
1937年7月7日,对于中华民族来说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发动了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开始全面侵华。自此,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全体中华儿女“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同仇敌忾,共赴国难,与日本侵略者进行了艰苦卓绝、气壮山河的斗争。
 
提起卢沟桥事变,就会想起在那次战争中奋勇杀敌,为国捐躯的两位抗日英雄——佟麟阁将军和我的祖父赵登禹将军。
 
我的祖父赵登禹,1898年出生于山东省菏泽县赵楼村的一贫苦农民家庭,七岁时入私塾读书,13岁时拜师习武,1914年16岁时,参军入伍,投奔冯玉祥部队。他曾在驻扎湖南常德期间,为当地人民除了两大害,第一害是当地日本领事馆的几个浪人常在街上横行霸道,欺压百姓,祖父狠狠教训了他们。第二害是附近山中有一头猛虎,经常下乡伤害人畜,祖父以过人的胆量和高超的武功,打死了这只虎,当地民众给他庆功,冯玉祥称赞他为“打虎英雄”。
血战喜峰口
 
1933年初,日军侵占榆关后,长驱直入热河省。祖父率29军37师109旅奉命移驻北平市东部的三河县、蓟县待命。
 
是年3月9日,日军铃木师团尾追东北军万福麟部,抵达喜峰口。祖父即派王长海第217团驰援。当该团于这天午后赶到喜峰口南关时,日军部队已占据喜峰口东北高地。经数小时冲锋肉搏,砍死日寇百余人,随将高地占领。未几,敌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猛烈反攻,于日暮前又将高地夺去。双方反复争夺,伤亡惨重。在此紧急关头,祖父被委为前敌总指挥,率部在黑夜中,占据喜峰口两侧高地。
 
3月10日拂晓,日军倾巢而出,向喜峰口高地实施强攻。祖父待敌行至百米以内,他一声高呼,挥刀率领将士奋勇出击,杀得日寇鬼哭狼嚎。日军久攻不下,就改变战术,轮番使用飞机狂炸及大炮轰击。祖父身负伤数处,不下火线,断续指挥战斗。此役,祖父的旅与兄弟部队一起,共歼日寇700余人。
 
3月11日上午10时,日军3000人在飞机、炮火的掩护下,向喜峰口东侧刘景山团防守的高地发动进攻。激战至下午3时,该高地被敌占领。祖父和第37旅旅长王治邦马上组织力量,增援刘景山团,于下午6时前夺回了高地。在作战中,祖父的左腿被炮弹击伤,卫兵赵青山为他包扎伤口后,再三劝他退后指挥。他忍着剧痛,坚持战斗在第一线。
 
3月11日夜,祖父奉命兵分两路,奇袭日本侵略军。临出发前,他向参加夜袭的官兵进行动员说:“抗日救国,是我军人天职,养兵千日,报国时至,只有英勇杀敌不怕牺牲,才能挽救祖国危亡……”夜深,塞外北风怒吼,大雪纷飞。祖父扶着手杖,亲率第217团、第226团、第224团的敢死队,悄悄地出潘家口,越滦河,经临旗地绕到敌后的炮兵阵地和宿营地,于凌晨三时分别到达。刹时间,杀声震天,手榴弹在敌阵地四处开花,大刀闪处敌头落地。日军炮兵大佐服部也作了刀下鬼。激战至翌日凌晨,敌野炮营官兵及黑山嘴、狼山洞等地之敌,被大刀砍杀殆尽。此役歼敌500余人,缴获敌大炮18门及无数枪支弹药。第217团营长过家芳,在服部大佐身上搜到了图囊,获敌重要的作战文件、地图。祖父的敢死队官兵也伤亡达1700余名。
 
喜峰口夜袭战的胜利,大长了中国军队的士气,大灭了日军的威风。此后,尽管敌增援部队赶来,利用武器装备的优势,向喜峰口不断发起猛烈进攻,然而屡战屡败。
 
喜峰口战役,血战10日。祖父由此而声名大振,全国皆知。国民党政府并给他颁发了一枚青天白日勋章。第109旅也扩编为132师,祖父升任师长。
 
“张北事件”强势对敌
 
1932年5月,祖父的第132师奉命调驻察哈尔省张北县二台子时,同日军的挑衅活动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并占领了沽原县。
 
1934年10月,日本天津驻屯军参谋川口健中佐和池田克已外务书记官等人,借游历为名从张家口去多伦途中,路经张北县,132师第217团城防卫兵要查看他们的证件。川口等人不仅蛮横拒绝而且侮辱卫兵。祖父获悉后,即令卫兵将日寇带到师司令部,由参谋长冯润昌、军法处长杨玉田讯问。可是,川口等人无理拒讯。为了杀其威风使其就范,祖父命特务营挑选100名高大健壮的战士,持步枪上刺刀,十人一班,五分钟一换,轮流刺向日军头部约一寸远的地方。敌人吓得魂飞魄散,跪在地上求饶,并立字据认错、赔礼道歉,保证今后不再侮辱中国士兵。这就是第一次“张北事件”。
 
1935年5月,4名日本特务机关人员,奉机关长盛岛南芳之命乘汽车由多伦出发到张家口,经过张北县又不服从祖父部队的卫兵检查。卫兵奉命将他们抓到师部拘留一夜(即第二次“张北事件”)。不久,日本驻丰宁县参事官一行多人进入祖父部队东面楂子防区,无理挑衅。祖父令守军自卫还击,日寇见无空可钻,只好狼狈逃窜。这次被称为“东楂子事件”。
 
这年年底,第132师移师关内,驻防河间南宫一带。祖父被提升为陆军中将,并兼任河北省政府委员。
 
1936年夏,第29军政治部主任宣介溪先生突然被日本人抓去。祖父与冯治安、刘汝明,经商讨后认为:日本鬼子竟敢擅自抓我们的高级将领,欺人太甚,不能示弱。于是将负责中日双方会话的陈觉生(亲日派)叫来,问明情况。陈说:“日本人说宣主任是中央派来的,是给中央打报告的……”冯治安反驳说:“宣介溪是中央派来的,我们哪一个不是中央派来的?他向中央打报告,我们不是也向中央打报告吗?竟敢擅自抓我们的高级将领,真是岂有此理!” 祖父说:“限日本人两小时内,好好地把人送回。超过时限,我们就干啦!先把平津一带的日本人杀光再说!”说完,祖父和冯治安都气愤地拿起电话向部队发布命令,要求两小时以内完成作战准备,待命行动。刘汝明对陈觉生说:“你马上和日本人交涉!如不按时把人送回后果你们负。”不久日本方面将宣介溪送回,诡称此人抓人系“误会”。
卢沟桥抗敌殉国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发生,日军增兵十余万人,对平津进行军事包围。7月26日,敌攻占了平津之间的要地廊坊后,向军长宋哲元提出最后通牒,限我第29军各部于28日中午以前从北平附近撤退完毕,同时积极准备向南苑进攻。
 
7月26日,祖父奉宋哲元之命到南苑,与佟麟阁副军长共同负责北平防务。祖父与佟麟阁将军决心死守阵地。佟说:“既然敌人找上门来,就要和它死拼,这是军人天职,没有什么可说的。”祖父也说:“在喜峰口那次决战中,我们还是把它打得落花流水了,等着瞧吧!”
 
次日,第132师指挥所到达南苑,祖父立即召开了军事会议,进行战斗部署。
 
28日凌晨,日军向宛平城、衙门口、八宝山及北苑中国军队发动进攻的同时,集中步兵三个联队、炮兵一个联队、飞机30余架,向南苑进攻。祖父和佟麟阁亲临前线指挥作战。当日寇攻到第132师阵前200米处时,祖父挥起大刀,亲率手枪旅、军训团向敌人冲杀过去。日军看到大刀闪亮,吓得魂不附体,向后溃逃一里多。这时,日军炮兵用猛烈的炮火阻止祖父部队的追击。为避免官兵的无谓牺牲,祖父遂下令退回原阵地。正当整队退回之际,敌飞机又来轰炸扫射,祖父见后退仍不能减少伤亡,又下令向日军进攻。敌步兵在飞机、大炮的配合下,又进行了反击,祖父部队由于伤亡过大,只好且战且退。不到六个小时,南苑大部分被日军占领。
 
战至中午时分,忽报大红门发现日寇。佟麟阁恐敌截断北路,乃分兵前往堵击,因寡不敌众,被日军四面包围。佟正指挥右翼部队突击时,被敌机枪射中腿部,后又遭敌飞机低空扫射,头部负重伤,而光荣牺牲。
 
佟麟阁殉职后,祖父奉宋哲元之命率部队向大红门集结,重整队伍,准备反击。当祖父乘坐的汽车行至大红门御河桥外,突遭埋伏在大红门两侧的日军袭击,身中数弹,血流不止。他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时,对身边的传令兵说:“我不会好了,军人战死沙场原是本分,没什么值得悲伤的,只是老母年高,受不了惊慌,请你们替我安排一下,此外我也没别的心事了!”说罢,便停止了呼吸,时年39岁。同他一起牺牲的还有副官长赵国治、副官主任李先池、随从副官赵登高和司机等。
 
28日下午6时,由冀察政务委员会和北平红十字会,将烈士们的忠骸掩埋。祖父部队全体官兵在烈士鲜血染红的阵地上痛哭宣誓:“我与日寇血战到底,保卫祖国土地。”
 
之后,国民政府于7月31日发布褒恤令,追赠佟麟阁和祖父为陆军上将。冯玉祥闻悉祖父、佟殉国噩耗,万分悲痛,写下了凭吊二人的诗文,以寄哀思。
 
毛泽东对于祖父、佟麟阁为国家民族的献身精神给予极高的评价,并表示要永远纪念他们。1938年,宋哲元在湖南衡山,为祖父、佟麟阁两将军建立“双忠亭”,并写了悼词及碑铭。抗日战争胜利后,北平市政府又将西城区一条街道命名为“赵登禹路”。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确认祖父为革命烈士。2009年,祖父还被评选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
上一篇:谭震林事迹记述 下一篇:张治中两次在沪抗击日军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