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楼运筹帷幄战东北1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林彪打破不出门迎人的常规,握着刘亚楼的手说:“你一个刘亚楼顶我三个参谋长!”
 
  1946年5月的东北,暂时的风平浪静中酝酿着惊涛骇浪的凶险。国共两党在经历死伤枕藉的四平大血战后,都在喘息、休整,以图再战,一决雌雄,争夺天下。
 
  国民党军东北保安司令部司令长官杜聿明,向蒋介石保荐抗战骁将郑洞国为副司令长官,协助自己与黄埔同学林彪逐鹿黑土地。几乎与此同时,中共中央军委也颁布了一项重要的人事任命:任命从苏联回国的红军名将刘亚楼为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至此,东北战场上国共两军高层大员已配备齐全,鹿死谁手,还要拭目以待。刘亚楼简介
 
  刘亚楼就任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一职,当年的“东总”老人说起这事,称之为“横空出世”。这4个字颇有意味,至少能说明两点:一是刘亚楼在国内战场消失了近10年之久;二是一回来就突然跻身于东北民主联军的最高层。这4个字当然包含了拥护、赞赏之意。但也有不同说法。有位后来身居高位的领导人在其回忆录中云:林彪趁我不在哈尔滨之际,任命他的亲信、刚从苏联回来的刘亚楼为参谋长。其中,也包含了不服气之意。
 
  其实,刘亚楼是罗荣桓在大连养病时接上头,并向东北局推荐的。首先是要为司令员林彪所接受,之后还要经过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意。
 
  说起资历,刘亚楼当然不浅:他18岁参军,19岁当团政委,23岁已是赫赫有名的长征先锋师——红二师的师政委(后任红一师师长)了。到陕北不久,就任抗日军政大学训练部部长、教育长。抗大第四期开学不久,毛泽东即派刘亚楼远赴素有苏联红军“大脑”之称的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毛泽东对刘亚楼的器重和信任由此可见一斑。
  在伏龙芝军事学院,刘亚楼学到了真本事,得到了苏军高层的赞赏。只是因为他拒绝参加苏军,后来才被苏方授予令人哑然失笑的少校军衔。所以,当刘亚楼所在的苏军驻旅大司令部接到中共中央关于刘亚楼的任命时,着实吃了一惊:一个小小的少校,竟充当了“东总”参谋长!
 
  刘亚楼赶赴哈尔滨上任时,刚被中央定为东北党政军一把手的林彪亲自屈驾出迎,握着刘亚楼的手,那平时难得一笑的脸上竟有了笑意:“你一个刘亚楼顶我三个参谋长!”带着疲惫之师一路退却在哈尔滨安下营寨的林彪,此时非常需要一个得力的、能跟他很好共事的参谋长。从运动战转向阵地战、大兵团作战后的东北战场,也需要一位绝对内行的参谋长。
 
  自中央苏区共事以来,刘亚楼一直是林彪欣赏、信赖、满意的一员战将。所以,他此时虽然已有了两位参谋长,但还是要来了刘亚楼。当年在“东总”工作过的老人说:“林彪的几任参谋长中,没有一个能够超过刘亚楼的。”“刘亚楼不但有第一流的头脑,具备卓越的军事谋略才能,而且还有很高的组织才能和管理才能。他是解放军第一流的参谋长。”
 
  刘亚楼到职后堪称贡献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司令部建设成为高效率的领导机关和首长的得力助手。
 
  当时东北民主联军司令部机关缺乏墓本建设,参谋人员不仅奇缺,而且在职者大多缺乏参谋业务的基本常识,部队就连一张完整的作战地图也找不到,因而没能很好地发挥司令部机关应有的效能。刘亚楼上任后,决心整顿司令部。
 
  仅两个月后,“东总”及麾下各级司令部就从刘亚楼雷厉风行且卓有成效的作风中得到了“实惠”:由于组建了地图科,办起了印刷厂,印出了第一批军用地图,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刘亚楼办起了参谋集训队(在哈尔滨连办了3期),多次亲自授课。学员学习期满,考试合格,发结业证书,充实到各级司令部。对通讯部门他也作了大量有效的整顿,指导收集购置了比较先进的器材,组建通讯学校,组织新的通讯网络,严格通讯纪律,建成了一支得心应手的通讯队伍。刘亚楼还着手成立了一所测绘学校,训练绘制军用地图的专门人才,以彻底解决军用地图之需。
  战事日趋紧张,东北局决定实行前后方分开,因此要把一部分党政军领导机关由哈尔滨向佳木斯疏散转移,其中也包括一些年迈体弱的同志和干部家属、子女。刘亚楼受东北局委托负责组织车运。
 
  根据东北局规定,迁往后方的人员只准携带自己的衣物及生活用品,可刘亚楼到车站检查时,发现有些人还搬走了公家的桌椅板凳和床。他皱起了眉头。跟他同去的总部一位科长发现一节闷罐车厢里装着立柜、梳妆台、沙发后,报告了刘亚楼。刘亚楼问:为什么不搬下来?科长诉苦道:那是X领导的,他不让我们搬,还要打人。刘亚楼听后,二话没说,手一挥,叫来几位战土,把这些家具全搬了下来。
 
  人们在欣赏新任参谋长刘亚楼一丝不苟、干净利索的工作作风之余,也对他的性格逐渐有了了解:这是个办起事来一是一,二是二,坚持原则的人,无论是谁、多高的职务,只要违反规定,他都敢管敢碰。据说他有句名言:“得罪了人怕什么,顶多不选我当中央委员呗。”
 
  刘亚楼对后方机关的整顿很见成效,博得了林彪、罗荣桓的称赞。鉴于当时中共唯一一所航空学校——东北航校存在不少问题,东北局决定由刘亚楼兼任航校校长。年富力强的刘亚楼还同时兼任了东北外语学校校长等职。
 
  林彪说他是“天生的军事家”。把参谋长与司令员、政委并提,这在其他野战军中是绝无仅有的
上一篇:开国上将陈士榘眼中的林彪 下一篇:老红军邓六金、陈兰为金寨脱贫“鼓与呼”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