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上将陈士榘眼中的林彪
分类:回忆怀念 热度:

       陈士榘是开国上将,参加过秋收起义。解放战争后期任第三野战军参谋长兼第八兵团司令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工程兵司令员、政委、中央军委顾问。他与林彪在井冈山时代就相识,和林彪有过直接接触。在陈士榘眼里,林彪的形象十分鲜活。本文节选自人民出版社今年出版的《一生紧随毛泽东——回忆我的父亲开国上将陈士榘》,意在为读者对历史人物的认识提供一个新的视角。
 
  1.陈士榘被林彪关了禁闭
 
  1935年,红军在渡过金沙江到达云南会理地区后,部队进行了5天的休整。但这时,我父亲(即陈士榘,下同) 却出事了。因为当时部队尽顾着如何与彝民搞团结了,都派出去做工作,一个排甚至一个班地各自为战。等出了彝民区,我父亲发现教导营里有二十几个战士掉队了。
 
  父亲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离队的,是有意识地离队还是迷失方向找不着部队,反正父亲是一头雾水。
 
  但这毕竟是大事。当时军团长是林彪,政治委员是聂荣臻。他俩在军团部找我父亲谈话。林彪板着脸说:“教导营减员太多,你身为营长,要负责任!”
 
  父亲低头道:“我领导不力,愿意接受批评!”
 
  林彪说:“批评?你要接受纪律处分!禁闭一个月!”
 
  父亲糊涂了:“部队天天行军,怎么关我禁闭?难道要抬着我?”
 
  聂荣臻笑了起来:“抬着你?还有这好事?你自己走吧,关禁闭就是不许你骑马,你的马由警卫员牵着。”
 
  当时在长征中同样受处分的有许多高级将领,如黄克诚、肖劲光等。他们是否也是“走路禁闭法”,父亲不得而知,反正林彪的一军团都是这个处分办法。
 
  解放后,我父亲就这个问题问过周总理。周总理笑着说:
 
  “这件事主席讲了,延安七大也做过决定,长征中受过的处分一律不算数!”
 
  我父亲跟总理开玩笑:“这还差不多,要不然的话,我们教导营减员几十人,就给我这个营长关了一个月禁闭;那长征后红军30万人减员到几万人,如要给人关禁闭差不多得关8000多年!”
 
  周恩来听后纵声大笑:“陈士榘要秋后算账了……”
 
  2.“林彪确实是军事天才”
 
  父亲与林彪在井冈山时代就相识了。虽然林彪在长征路上关了父亲一个月的禁闭,但父亲认为林彪并没有错。父亲晚年曾几次和我谈起林彪,由于离1971年的“9·13”事件已较为久远,所以评价起来比较客观。
 
  在父亲的一生中,他最为崇拜的无疑是毛泽东。所以在“文革”时,他既没去接近红极一时的林彪,也没敢去探望一些受冤屈的将领。
 
  父亲几次念叨,像林彪这样战功显赫的人,如果不是起劲打倒那么多人,怎么也是彪炳史册的传奇人物。土地革命时期,还是娃娃年纪的林彪以其聪明才智和卓越战功累迁排长、连长、营长、团长、纵队司令、军长,成为毛泽东、朱德麾下的名将。虽然南昌起义时林彪级别低,可他毕竟才20岁。从那以后,他就令国民党将领望而生畏,被誉为“战神”,此后更是战功累累。
 
  后来,父亲多次对我说,林彪这个人很复杂,不能全盘否定,尤其战争年代的卓越战功更无法磨灭。父亲是一个很能打仗的将领,他评价军事家常常是苛刻的,但谈到林彪,他曾说:林彪确实是军事天才,是个要载入世界军事史册的大军事家。
  3.林彪为何能步步高升
 
  在“9·13”后,父亲对我说:“前几年的油画把井冈山朱毛会合改成毛林会合,那有点可笑了。其实我在井冈山,我还不清楚?林彪之所以飚升很快,得益于他有两个很有出息的堂兄林育南、林育英,他们都是早期的革命家。林彪在他们的影响下参加了革命,当然后来他在党内地位显赫,也的确是因为他的战功。林彪19岁就从黄埔军校第四期步兵科毕业,但无论是在南昌起义时,还是在井冈山时,林彪都只是个小人物。虽然贺龙、陈毅、聂荣臻在后来十大元帅中的排名比林彪靠后,可贺龙是南昌起义总指挥,连后来的周士第上将也是二十五师师长,而林彪只是七连连长。而且很多人不清楚,林彪是南昌起义后一天随部队到达的。前几年把林彪捧上天,他自己也飘飘然,可他想起那些老帅当年都比自己高出很多,心里也不是滋味吧。”
 
  4.林彪胸前中弹伤元气
 
  从井冈山时代,父亲便认识了林彪,一起共事也有多次。父亲说,林彪本来性格就比较孤僻,思维方式和待人接物与常人不大一样,说好听些就是脑子全用在打仗上了,他在打仗方面是个天才和鬼才,说不好听就是性格上有缺陷。
 
  林彪有失眠的毛病,他对父亲说过,形势严峻,敌强我弱,还要打胜仗,怎么办?歼敌一万自损八千不行,只有最大限度地动脑子,把可能的伤亡减低到最小。长期下来,他用脑过度,神经衰弱,开始失眠。
 
  在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在平型关大捷时缴获了一匹好马,据说那匹马一身雪白。林彪经常骑它外出。有一次,他跑进了阎锡山的防区,被阎锡山部队的一个士兵打了一枪,子弹从林彪前胸穿过,后来才知道是误伤。阎锡山亲自带了医官过来给林彪治病,并表示要枪毙开枪的士兵。林彪说士兵也不是故意的,保住了这个士兵的脑袋。
 
  受伤后,蒋介石还发去慰问电。林彪到延安后,连毛主席都骑马30里亲自看望他,一再叮嘱他好好养病。虽然后来林彪可以重上前线,但这个伤也伤了他的元气,后来他怕见阳光和水,神经衰弱,性情也变得暴躁和反复无常。
 
  1949年后,虽然医疗条件好多了,可也无法根治这个怪病。从1949年到“文革”,林彪很少露面,完全是一个病人的状态。父亲同他见面,向他汇报工作时,都感到他心事重重、愁眉不展,好像没有任何生活情趣。这种精神上的痛苦也影响了他的行为。
 
  20世纪60年代初,林彪抱病去西北视察,让父亲陪同。父亲和林彪一起吃饭,发现林彪很爱吃糯米。父亲问林彪:“林总,我发现您总是离不开糯米。”林彪有气无力地说:“糯米可以养胃,我的胃不好。”父亲一路上发现,林彪身边不离医书,总是拿出来研读,原来林彪总是自己给自己诊断。
 
  5.林彪救过陈士榘一把
 
  父亲说,林彪这个人不爱交朋友。虽然父亲很早就认识林彪,甚至林彪担任115师师长时,父亲还担任过他的参谋长,但1949年后林彪从没找过父亲叙旧谈心,在军队会议上偶尔见面也没有交流。
 
  但由于一个意外的事,父亲内心还感激过林彪。
 
  60年代初期,我的大哥陈华刚上大学,由于他儿时接触过苏联专家,又喜欢苏联歌曲,苏联情结很深,希望能到苏联的大学求学。于是,少不更事的大哥在假期坐火车到满洲里打听如何能去苏联。
 
  那时候中苏关系已经恶化,加上大哥是军事院校的学生,一身军装很惹人注意。他被当地公安机关拘留,并送回北京。这件事基本断送了大哥的前程,也给父亲带来极大麻烦。那时苏联已成为我们的主要敌人。父亲在军队里受到极大的质疑,不仅不断受批判,而且要让父亲承认是儿子打前站,为自己出逃铺垫。
 
  父亲感到很冤枉,说自己跟了毛主席几十年,怎么可能背叛毛主席,怎么可能去苏联呢?但父亲就是过不了关。事情闹到主持军委工作的林彪那里,林彪下了指示,对父亲要“狠狠地批评、狠狠地信任、狠狠地使用”,这件事总算有了定论。
  6.“文革”时被林彪私下找去谈话
 
  父亲后来告诉我们,“文革”开始后的1967年,林彪破天荒地找过父亲一次,就是在北京西城区毛家湾7号—— 林彪的住地。父亲回忆说,那院子的氛围就像林彪的性格,没一点动静和生气,院里阴森森的。父亲很纳闷,林副主席要和自己谈什么呢?那时林彪如日中天,出于对毛主席的崇敬,父亲也毕恭毕敬地想聆听林副主席的指示。
 
  林彪这个人向来说话简练,也没有家长里短的客套与上下级的亲情。林彪开门见山,只说了几句当年流行的客套话,比如工程兵的运动是否按照毛主席对军队的指示进行的。父亲知道他不会仅为了了解运动把自己叫到家中,必有更为实际的事情。果然,林彪很快把话题转到他所需要的方面,由于父亲当年是工程兵的司令员,对于军队的基建了如指掌,从大西北的核基地到中南海的地下设施,父亲都领导和参与过建设。
 
  所以林彪先问父亲北线设防任务,又详细询问了各个军区乃至一些要塞的工程兵建设。父亲后来回忆,这样的询问方式是部队纪律所不允许的。如果军委领导要了解,应该有个程序和记录,至少不该是一对一的询问和了解。但当时全党形成了军队是“毛主席亲手缔造、林副主席亲自指挥”的氛围,拒绝林彪的询问不现实。父亲问一答一,尽量把情况介绍得简单一些。
 
  7.林彪:“谈话内容要保密”
 
  谈话结束时,林彪用他那鹰隼般锐利的眼睛盯住父亲说:“我们谈话的内容要保密,不要对杨成武讲,他是搞政治工作的,不懂得军事工程。”
 
  父亲以非常恭敬的态度回答:“我会按林副主席的指示去办。”
 
  父亲离开后也惴惴不安,据他的秘书回忆,他一个晚上没有入睡,感到左右为难。虽然父亲知道毛主席亲自把林彪列为接班人,可这样的谈话实在有悖于部队严明的纪律。父亲冥思苦想,感到这样隐瞒下去终归是块心病。他用了一个比较曲折的办法向总参打了报告,当然前提是尊重“林副主席”,用“落实林副主席对工程兵的关心和指示”作了变相的汇报,也对杨成武口头讲了这件事,尤其是向军队的元老刘伯承、叶剑英、聂荣臻作了汇报。父亲借着林彪询问过的北边军事工程请教了老上级刘伯承元帅,也是想把林彪的动作变相地告诉老帅。
 
  到了1971年,父亲还经历了一次“险情”。如果不是父亲一贯“不惟上(上级),只惟毛泽东”的风格,也许那时就被打倒了。那一年春天,父亲带着工程兵各部门的负责人到北戴河开会,那是经过毛主席批准的。会议开了5个月,大家得知“林副主席”也在北戴河,有人提议既然“副统帅”在很近的地方,应该去探望一下。但父亲是一个很有政治经验的人,他宁可冒着得罪林彪的风险,也没搞这种私人性质的拜访。而那时,正是林彪从北戴河叛逃前不久。
上一篇:陈人康:回忆我的父亲开国上将陈士榘 下一篇:刘亚楼运筹帷幄战东北1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