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生死为抗日 浩气存千秋——记乔云岚烈士

更新时间:2022-08-09 11:32:21点击:

生死为抗日 浩气存千秋

——记乔云岚烈士

张金洪

在抗日的烽火岁月里,许许多多被正义感召的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为了拯救民族危亡,挺身而出,赴汤蹈火,奋斗终生,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曲人生的壮歌。乔云岚就是这许许多多为民族解放而献身的一个。

乔云岚,又名乔仲秋,参加革命后,曾化名焦克东、马子英,1913年生于河北省临西县枣庄乡牛庄村(原属山东临清)。牛庄村是一个贫瘠而又落后的村庄,村庄周围盐碱低洼,旱涝交替,三年二歉。而乔家又是一个有十几个人的多口之家,全家过着吃了上顿愁下顿的苦难生活。

乔云岚的父亲乔有恒是当地看疮病的先生,乔云岚稍长后,即被父亲送进学堂,认了不少字。当他渎完小学准备再继续升学时,父亲把云岚叫到跟前和善地说:“孩子!我不是有意打你求学的兴头,咱人多家穷,全家人从嘴头上挤出点钱供你读书,为的是好学医,传继祖业,将来能养家糊口就行了。”父亲把话说到了这个分上,初谙事理的乔云岚只好顺从了。自此,他白天跟父亲学习中医,早晚帮母亲哥哥干些农活。

乔云岚的少年时代,正处在军阀混战、社会动荡的年代,华北一带乃四战之地,更是兵连祸接,盗贼蜂起。1926年,就在他14岁时,发生了一件令他刻骨铭心终生难忘的事。一天晚上,他遭到土匪劫持,被绑为“肉票”,家中无钱也无东西可典,万般无奈,他父亲只好忍痛卖掉了一块宅子,筹措了一笔款项,才将人赎回。这场劫难使家境更加艰难了。

风雨如晦的年月,凄风苦雨的生活。乔云岚目睹了阶级压迫造成的社会贫富不均,匪抢盗掠给人民带来的痛苦磨难。他再也不甘沉默了,暗下决心要找到一条救国救民的出路,为推翻这一不公平的世道献身出力。

1934年,乔云岚学医初成,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更加关心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命运。“九·一八”事变以来,由于蒋介石坚持不抵抗政策,敛使东北沦陷。民族危机日甚一日的现实,激励他由愤慨到践行,将身心汇入到抗日救亡的洪流中去。他利用行医之机,四处联络爱国青年与之讨论时局,交流思想,相互鼓舞,同心保国。在秘密活动中,他结识了一位共产党员,在其启发、帮助、教育下,1935年,他在坚信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理念驱使下,加入了党组织,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完成了一个进步青年由自发到自觉革命的过渡。

1938年春,陈再道、李菁玉率八路军一二九帅东进纵队开赴河北南宫一带,乔云岚闻讯欣喜若狂,与邻村几名热血青年相约投奔八路军。就在此时,他的父亲正为此而焦虑着。自打八路军进入冀南一带后,老人看到云岚常常白天一大早出去,晚上熄灯了他才拖着疲乏的身子回家来。尤其是近几天,邻村有几个青年人来家找云岚,而又总是躲到一边去密谈。他唯恐儿子不辞而别,于是经与家人商议,决定与儿子好好谈一谈。一天晚饭后,乔云岚拔腿刚要走,就被父亲叫住了,老人点燃一袋烟,吧嗒吧嗒抽了几口,神情忧郁地缓缓说道:“云岚啊!我和你母亲含辛吃苦好不容易把你拉扯大,现在粗通医道,也成家顶门立户了,上有老,下有小,可指望你挣钱养家过日子哩,你不要辜负了我们的心。再说咱家祖辈上都是老实巴交守本分的人,靠行医吃饭。这几天,我耳闻到你们要出去抗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种国家大事自有那些当权的去考虑,可不是咱这平民百姓管得了的,我劝你不要再想这档子事了……”

乔云岚听了父亲这番话,深深体味到一个做老人的心思,但这事关重大,绝不是屈就就能解决了的。他深情而又坚定地说:“父母大人的养育之恩,我做儿子的理应在家尽孝报答。可眼下,小日本从关外打到关里,现在都打到了家门上,他们是要我们亡国灭种啊!自古是有国才有家,国家完了,我们就是不死,也得忍气吞声的给人家当牛做马。再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敌人来了,没人出去挡怎么行,何况我又是一个青年人,怎能坐在家里眼睁睁地看着鬼子杀人放火呢!”

话语激荡,情真意切。老人在心里默想着:是啊!敌人打到了家门口,没人抵抗就要当亡国奴,被敌人踩在脚底下过日子,这可不是他所愿意的。老人想到这里动心了。他抬起头来望着儿子殷切地说道:“你既然下决心去投军,我也不再阻拦,你去吧。要记住!多打鬼子,不要让他们在我们的国土上横行霸道。”母亲也叮嘱道:“你初次离家,独自一人去闯,要保重自己,有机会往家里捎个信,免得我们挂记你。”

老人的一席话,无疑又在乔云岚的心里助燃了一把火,他更是热血沸腾。第二天,他告别父母,告别了妻子,与几名青年离开了家乡,豪情地踏上了抗日的征程。

乔云岚参加八路军后,英勇作战,不怕牺牲,在战斗的炮火里迅速成长,由班长提升为排长,1941年又升任冀南军区七旅十九团政治处干事。

1942年,日军对冀南根据地的八路军实行大规模的军事清剿,仅这一年内,就发动了“四·二九”“六·一一 ”“九·一三”三次所谓“铁壁合围”的大扫荡。面对敌人的疯狂进攻,为坚持抗日斗争,我军化整为零,组成武工队深入敌后,开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