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魂

民族魂
历史英烈应被永远铭记!

爆炸大王陈宝风烈士

更新时间:2021-08-29 11:25:55点击:

爆炸大王陈宝风烈士(图1)

1943年秋,清西抗战到了最艰苦的时刻。张店日伪军1000多人窜来高苑,麇集当地日伪顽军和青城、滨县伪警备队400余人,对我高苑三区根据地实行拉网式扫荡,疯狂地推行蚕食计划,企图将我清西的抗日武装一网打尽。在这极为残酷的岁月里,高苑三区的交通被敌人堵塞,部分党组织被敌人破坏,“堡垒户”的房产被烧,不少抗日军民遭到敌人的残酷杀害,白色恐怖愈演愈烈,情况万分紧急,我清河军区和清西分区为保存实力,扭转战局,迅速将大部队化整为零,深入敌后发动群众,组织民兵与敌人打“麻雀战”,利用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打击敌人,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强大威力,搞得日伪顽军晕头转向,四顾不暇。在这艰苦卓绝的斗争中,涌现出不少智勇双全的民兵英雄,爆炸大王陈宝风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陈宝风小名大安子,高苑三区丁家村人,1924年生,自幼家贫如洗,父母靠几亩薄田养活3口之家,常常断粮断炊,父亲积劳成疾早年去世,孤儿寡母度日更难。日军入侵后,高苑三区的老百姓倍受日伪顽军的蹂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户户萧疏,处处残垣,大安子一家自然无法挣脱这场劫难。

丁家村离魏家堡只有2里路,坐落在敌人的眼皮底下,是日伪军首先建立的“强化治安区”,荣华梦里的一块“东亚乐土”。日伪军对村子严加防范,一日一清查,三日一扫荡,搅得鸡犬不宁。

大安子的家坐落在丁家村东北角,门前一棵老槐树,鬼子和汉奸经常把村里的老百姓捆吊在这棵槐树上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淋,凄惨的呼号声刺疼了大安子的心,在他心中燃起了一团复仇的烈火。“这群野兽,好夕毒!我要参加民兵,跟乡亲们一块收拾这群王八蛋!”1941年,17岁的大安子参加了民兵组织,当时没有枪,他只是从区中队领回几颗“铁西瓜”。区中队队长刘化刚拍着他的肩膀说:“这玩意是铁皮红瓤,威力大得很,分区首长指示我们巧布地雷阵,灵活机动地打击敌人!”亲手教给大安子爆破技术,风趣地说,“我是现趸来现卖,刚从军分区学了点要领,布雷要巧,你要多动脑筋……”大安子同到丁家村,立即组织飞行爆炸组,并担任了组长,带领丁家村的民兵进行了一场艰苦卓绝的反蚕食斗争。

1941年夏天的一个夜晚,大安子、陈加兴、陈孝敬止配合区中队在寨子一带活动,十几个日伪军突然涌进了大安子的家,野兽一般蹂躏了大安子的母亲陈大娘,然后把老人吊在门前槐树上,打得死去活来。“你儿子八路的有,藏在哪里?你的快说,不说死了死了的!”鬼子小队长挥动着东洋大刀。这时村外传来地雷的爆炸声,日伪军仓皇撤回炮楼。大安子和村里的民兵闻讯赶来,从槐树上放下陈人娘,这时老人已奄奄一息了。

家仇国恨如烈火在大安子胸中燃烧,他跪在母亲面前起誓:“娘,我要为您报仇,为乡亲们报仇!不打败鬼子、汉奸,儿子算枉活一世!”他带领飞行爆炸组大摆“地雷阵”,敌人打麻雀战,仅两个月就埋地雷90多个,爆炸成功60多次,炸死鬼子多人、敌马两匹,杀伤伪军60多名,被称为“爆炸大王”,1943年,大安子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奋斗的目标更坚定了,带领飞行爆炸组配合主力部队和县、区武装迂问作战,为保卫“红色走廊”屡立战功。

一九四三年农历十月二十五,高苑城据点的日伪军到魏家堡修炮楼、安据点,狂妄地扬言要在3天内扫平高苑三区。魏家堡位于高苑三区的中心地带,敌人在三区修炮楼等于往我们根据地的腹部插了一把刀子。我三区区委和区中队对敌人的阴谋看得分明,指示陈宝风的飞行爆炸组发挥地雷阵的威力,阻挠日伪军在魏家堡修炮楼,在敌腹反插一刀,保卫高苑三区抗日根据地。

日寇每天用汽车往魏家堡运送军火,公路上扬起一股股烟尘。汽车上的日伪军架着机枪,杀气腾腾,凶神恶煞地往返于高苑城与魏家堡之间。陈宝风摸准了敌情,夜里带领陈加吉、陈孝敬、陈家兴等十几个民兵,怀抱地雷,肩抗铁锨,乘夜色悄悄来到村南公路上,挖坑埋雷,然后从“万宝囊”中拿出马掌、鞋底、车胎,轻轻地在浮土上按各种印迹,伪装如初,肉眼难辨。

第二天早饭后,一辆辆运料的汽车由高苑城方向开来,车上坐着十几个押运的鬼子和伪军,他们随着汽车的颠簸摇头晃脑,显出十分得意的样子。汽车驶到丁家村南,被爆炸组民兵挖的沟壕挡住了去路,被迫停下来。日寇的驾驶兵叫骂着,推开车门跳下来,没走几步就踏响了地雷,血肉尸骨飞上了天。车上的日军惊恐地跳下车来四散奔跑,踏响了“连环雷”,轰隆隆几声巨响,地雷连续开花,浓烟腾空而起,鬼子当即被炸死4人,伤残者狼狈逃窜。汽车被炸得七零八落,料、物燃起大火,胶皮轮子冒着烟火滚出老远。根据地的老百姓见了敌人的狼狈相,无不拍手称快,编成顺口溜奔走相告:“老八老八就是能,想的门道真是灵,救了老百姓,治了鬼子兵!”

日寇汽车被炸,恼羞成怒,发恨对丁家村的民兵进行报复。时隔不久,一小队鬼子带着一群伪军,气势汹汹地向丁家村扑来。陈宝风和爆炸组的战友们早已料到敌人会来这一招,决定先发制敌,诱敌上钩。

鬼子、伪军进村以前,他们先在村头路旁插了些小旗,上写着:“打倒日本鬼!”、“日寇滚出中国去!”有的小旗下埋了地雷。日伪军临近村子,陈宝风带几个民兵在村头故意暴露目标,打了几枪后,向村里撤退。日伪军追到村头,见小旗弯腰就拔,“轰轰”几声巨响,敌人的碎尸抛向空中。地雷一响,日伪军都吓得伏在地上,惊魂稍定后,又见陈宝风出现在离日伪军不足百米的胡同口上,有个伪军分明认出了他,慌忙向鬼子报告:“太君,你看,大安子,土八路!”鬼子一挥东洋刀,歇斯底里地狂叫:“土八路的有,抓住死了死了的!”于是蜂拥而上。陈宝风在胡同里左拐右转,忽隐忽现,诱敌进入雷区,突然抓住时机向敌人射击,撂倒一个伪军,后边的慌忙四散趴下,不料又触到地雷,十几个日伪军又在爆炸声中见了阎王。

这时,迂回到敌人背后的民兵见敌人上钩,便从背后对敌扫射,日伪军腹背受敌,乱了阵脚,拼命向村头一个半敞开的大门里跑,企图抢占有利地形组织反攻,没想到一推门又踏响了地雷,炸死了两个鬼子和3个伪军,还有几个钻进碾棚,也伴随着地雷的爆炸声变成了碎骨烂肉。这次战斗打得很漂亮,灭了敌人的威风,长了抗日军民的志气,胜利的消息很快传遍清河军区,人们传颂着:“大安子爆炸真有名,威震高苑逞英雄,反扫荡巧布地雷阵呀,轰隆隆炸怕了鬼子兵!大洋马骨肉满天飞,日伪军死伤二百名,敌人闻风丧了胆呀,喜呀喜煞老百姓……”

日伪军接连尝到被炸的苦头以后,央求上级专门派来了起雷“专家”宝贝爱,起初陈宝风没提防,被起去了三四个地雷,后来陈宝风钻研制成了“铗子雷”,鬼子“专家”宝贝爱对铗子雷不专,到底被炸死了。

敌人闻风丧胆,来高苑三区扫荡最怕“地雷阵”,绞尽脑汁想出了特殊的“行军术”,前边用牲口拉着耢“趟道”,中间是伪军“开路”,最后才是鬼子压阵。你变我变,陈宝风带领民兵声东击西,与敌人迂回作战。

一天傍晚,陈宝风、陈孝敬带领爆炸组来到离魏家堡不远的地方隐蔽起来。天一黑他们就朝鬼子的炮楼零零散散打了几枪,炮楼里的敌人立即用机枪朝这边猛烈地还击。他们又迅速到炮楼的左、右、前边,点着鞭炮放在铁桶里,冒充机枪向敌人射击,噼噼啪啪地响了一阵。敌人以为我部队围攻据点,机枪、小炮连续不停地打了一夜。

就当敌人胡乱打枪放炮的时候,陈宝风和几个民兵又背上“万宝囊”,带上地雷,来到十里堡村西头的伪村公所,把个头号大地雷埋到鬼子、汉奸常坐的大床跟前。

十里堡是高城到魏家堡炮楼的必经之路,而伪村公所又是鬼子、汉奸的驿站。魏家堡据点里的敌人打了一夜枪炮,子弹、炮弹打光了,便火速打电话向高城要军火。第二天一大早,一个班的伪军扛着子弹箱从高苑城来,路过十里堡,进伪村公所休息。有个汉奸头目一走到大床前,踏响了地雷。“轰!”、“噼啪……”地雷和子弹箱接连爆炸,一股巨大的冲击波将房顶掀起,一个班的伪军除一个因小便侥幸漏网外,其余全部被炸死……

陈宝风还经常带领飞行爆炸组掐日寇的电话线,切断日寇的电话通信联络。日寇白天架好,他们夜间切断,并将拔出的电线杆抬走。后来,日伪军在电线杆下埋上炸弹。陈宝风将计就计,他愤愤地说:“洋鬼子,你等着吧,你炸我叫你炸不着,我炸你就要炸准你,炸烂你!”

夏夜,他带领民兵掐日寇的电线,至一棵大柳树下停住,对伙伴们说:“明天鬼子重新架线,架到这里正是热时候,树荫下可乘凉,咱把雷埋在树底下,算是送给他们的一份礼物!”于是把几个地雷埋在了柳树下,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鬼子又来竖杆、架线,中午时分个个热得张口气喘,汗流浃背,便扔下工具到大柳树下乘凉。“轰轰”几声巨响,地雷爆炸,浓烟四起,十几个鬼子全部撕裂成碎骨烂肉,和着浓烟土尘一块去见了“上帝”。

大柳树晃动着巨大的树冠,柳条随之狂舞,欢庆着地雷战的又一次胜利。陈宝风和他的战友们听到地雷的爆炸声,心头荡起一股说不出的喜悦……

1943年10月的一天傍晚,陈宝风和丁家村民兵抓到两个俘虏,押到区中队一审,从口供中得到魏家堡据点的日伪军已接到上司命令,准备撤退。区中队队长刘化刚掌握了这个情报,一边派人给主力部队送信,一边命陈宝风组织丁家民兵卡住主要交通要道,配合主力部队歼灭这股顽敌。陈宝风接受任务,立即回村召集民兵开会,传达上级精神,布置了紧急任务,带上铁锨、地雷、鞭炮、水桶等工具,准备出发到村南“金家店”路口埋雷。

此时陈大娘已烧开了一锅水,忙着下饺子,见民兵们要走,拦住说:“你们这大半年没吃上一顿饱饭,都瘦成骨架子,我包顿饺子,给你们改善生活,吃饱了再走!”陈宝风说:“娘,我们有任务,很急,回来再吃饺子!”又凑到老人耳朵上说:“敌人想跑,我们的任务是截断交通,您老人家等候好消息吧!”带领爆炸组的战友们消失在夜幕中。

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只有炮楼上的探照灯射出贼亮的光。陈宝风和他的战友们埋伏在炮楼附近的墓田里,商量着到“金家店”十字路口埋地雷。“金家店”是敌人逃跑的必由之路,离炮楼只有一里路,夜间,那地方的土几乎让敌人的机枪打着了火,别说埋雷,就是靠近“金家店”也十分困难。大安子见此光景,心急如焚,果断地对伙伴们说:“事不宜迟,你们吸引敌人火力,我去埋雷!”说罢抱起地雷,挟着铁锨,一猫腰向“金家店”路口跑去,敌人的子弹从他头顶上嗖嗖地穿过,战友们都为他捏着一把汗。

“咚咚咚——咚咚咚——”墓田里的“机枪”也开始响起来,这是丁家民兵发明的新式武器,让鞭炮在水桶里爆炸,响声不次于敌人的“歪把子”。就这样吸引着敌人的火力,使大安子迅速埋好了“铁西瓜”,开始向墓田里转移。

这时敌人发现了大安子,机枪旋风一般扫射过来,他倒下去了。

“大安子——大安子——”伙伴们呼号着,迎着枪林弹雨把他背回村,这时陈大娘刚下出热腾腾的饺子,站在门口期盼孩子们归来。

民兵们哭了。他们掩埋了战友的严体,又重返阵地这时魏家堡炮楼的日伪军已二番接到撤离通知,匆匆摸出据点,刚来到“金家店”十字路口,就踏响了大安子埋的“连环雷”,几声响炸飞了七八个鬼子,日军小队长魂归何处,不得而知。我们的高苑县大队、三区区中队和各村联防民兵同时向日伪车开枪,子弹像暴风雨射向敌群,霎时魏家堡据点的鬼子、汉奸被人民战斗的汪洋大海淹没了。

1945年2月,渤海军区召开人民武装代表大会,追认陈宝风同志为烈士,并追赠他为“民兵英雄”,决定在渤海军区普遍成立“大安子爆炸组”,发扬光大大安子的英勇献身精神,从此陈定风的英雄事迹誉满渤海平原,他的英雄形象将永远铭刻在人民心中……